2009年11月3日 星期二

補充本詩歌303(至美的享受)賞析

「至美的享受」(補充本303首)


我夜間躺臥在床上,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他,卻尋不見。我說:我要起來,遊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寬闊處,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他,卻尋不見。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我問他們:你們看見我心所愛的沒有?我剛離開他們就遇見我心所愛的。我拉住他,不容他走……
《雅歌》第三章1~4節
 我們繼續來看對身體生活寶愛的詩歌。補充本303首是說到一個基督徒在屬靈的成長上,非常需要弟兄姊妹的扶持。這首詩歌是用《雅歌》的內容來寫的。第一節,「多次我曾床上躺臥,尋找我多年心所至愛,我尋找祂,卻尋不著,迫我各處遊行。弟兄們哪,請你告訴我,我心所愛現今在何處,我好前去把祂帶回,再讓我享受祂的愛情。」這就是雅歌所說的,『我問他們,你們看見我心所愛的沒有。』(三3)結果他就有一個見證,「是你們來將我引領,我才能得著真實交通;」你與主之間的交通和弟兄姊妹有絕對的關係。當你得著真實的交通以後,你就會發現,「原來我愛就在身邊,從來不曾遠離。」

 第二節,「為何我能成為你心愛,滿帶著聖靈猶如煙柱,」現在他是一個被靈充滿的人,所以「能效法你的死,復活,沒藥乳香顯出。」下一句,「為何我能成為你華轎,讓你能藉我行動安息。我怎能如勇士持刀,為你防備夜間的襲擊。」為甚麼我能成為主的華轎,又如勇士持刀呢?「是因多人巡邏殷勤,我能在其中得以安穩;是因你那無量愛情,琢磨使我成形。」

到了第三節,這個人不只是死一下而已,而且住到死裡去了。「哦,我渴慕往沒藥山,好讓我一切全置死地。可否帶我往乳香崗,直至黑影飛去。」雖然我現在長得不錯了,但是我和主之間還是有距離,所以求主把我帶到復活裡去。下一句,「你既稱我是全然美麗,你既享受我至美愛情,我的眼目奪取你心,我膏油勝過一切香品。」換句話說,不再是主來奪取你,乃是你來奪取主。這一首詩歌裡面每一句的經歷都很豐富。我盼望你能摸著一個東西,就是主對你如何,你對主也可以如何。在你剛剛跟隨主的時候,你覺得主太好了;當你跟隨主多年以後,主會說,「你太好了。」所以這裡才說,「你既稱我是全然美麗,你既享受我至美愛情。」這個時候不再是雅歌一章三節所說的,「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也不再是主自己,而是「我」了。是「我的眼目奪取你心,我的膏油勝過一切的香品」。這個人成長到一個地步,他在主面前的價值高到一個地步,主的心完全被他奪去了。所以「我就願意從利巴嫩,經歷你那升天的超越,我也願意常住黑門,誇耀十架得勝。」利巴嫩代表升天,黑門代表十字架。


我妹子,我新婦,乃是關鎖的園,禁閉的井,封閉的泉源。……你是園中的泉,活水的井,從黎巴嫩流下來的溪水。
北風啊,興起!南風啊,吹來!吹在我的園內,使其中的香氣發出來。願我的良人進入自己園裡,吃他佳美的果子。
《雅歌》第四章12~16節
 第四節,「哦,願我唇中常滴蜜,叫你享受愛情的甜蜜,」我覺得姊妹們應該喜歡這樣的詩歌,向著主應該有這樣的情形,「主阿,願意我的唇中常滴蜜,當我對你說,主,我愛你,你就能嘗到我愛情的甜蜜。」下一句,「哦,願我生活滿香氣,芬芳有如利巴嫩。哦主,我願你快快前來,我的全人都歸你佔有。」真願意我這個人活著,是滿了香氣的,我的芬芳好像利巴嫩一樣。因此我這個人成為一個「關鎖的園,禁閉的井,完全封閉給你的泉源」。這應該是主為他所作的見證,而不是他為自己所作的見證。這時候他會說,「困難阿,來罷;祝福阿,來罷。」他裡面有一種態度,「主阿,能在你手裡被你陶冶,那個經歷太美妙了,那個價值太高了,那個結果也太豐盈了。」接著他就有一個呼喊,「北風南風快快興起,使我心園能發出香氣。」我裡面有太豐富的基督。但是在我裡面這豐富的基督,必須藉著我被擺在各樣的環境裡,無論是艱難的環境或是祝福的環境,才能豐富的彰顯出來。換句話說,我不願過一個平淡的生活,我渴慕過一個滿了豐富經歷的生活。「引我良人進祂園內,享受祂的所有。」現在我這個人成了主的園子,來享受祂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