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2日 星期一

林煥文弟兄一家的福音見證

林煥文弟兄:


感謝主,今天我實在很喜樂,能在這裏為主作見證,因為這些年來,主在我身上真是作了大事。


通常像我這把年紀的人上台的時候,大多數都是準備頒給他「終身成就獎」的。不過像我這樣的人,從小就不怎麼聰明,長大後省吃儉用,存了點錢又給朋友騙光光,真的是太笨了。所以,像我這樣的人應該是終身沒有成就的。


但唯一感到有一點安慰,自己有點成就的,就是我們全家都能信主,並且都得著主莫大的恩典。


首先是我自己,從小生長在燒香拜佛的家庭中,那時我偶爾會去家裏附近的天主教堂,不過那時實在很頑皮。有一次,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裏的神父實在太生氣了,就對我說,「林煥文、像你這麼壞的人,主耶穌也不會救你的。」可見那時我有多壞。


到了大學,有兩個同學常向我傳福音,每天到我的宿舍來,一看到我就大聲喊:「哈利路亞!」,吵得我的室友都受不了,叫我趕快去受浸,我也覺得實在不好意思拒絕,於是就去受浸了。不過,從那時起,他們就沒再來找過我,我也就沒有去教會參加過聚會了。


三十幾年來,曾有牧師到我家來過,但是他們都受不了我所提尖銳的問題,和對他們所回答的話的冷嘲熱諷,坐不到十分鐘,他們就起身告辭了,可見我那時有多麼的抗拒福音。


有時候,我的姊妹也會帶我到教堂去,但我也是受不了牧師所講的,坐了十分鐘就奪門而出,我實在是一個相當頑固的人,我太太常說我像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真是朽木不可彫也。


但是神並沒有放棄我這樣頑梗的老人。有一次,一位商業周刊的記者(就是在座的李盈穎姊妹)打電話到我公司訪談的過程中,又把我帶回到召會生活中。


那真是很奇妙的一次經歷,通常這種訪談,我三分鐘就會把電話掛掉,但她說著說著就說到她所過的教會生活是多麼的喜樂有趣,我覺得她講得有一點誇張,令人難以置信,就和她約定來教會看一看。


第一次約好來教會的那天早上,我和姊妹穿著正式服裝,在家裏等待她的電話,等了一個早上,她卻忘記了。隔一天我到公司打電話給她,她很驚訝我是這麼認真的想要來,所以隔了一週她就把我帶到一個教會的聚會中。


當天早上,我們來到了一個地下室,就是在座的楊其道弟兄和陸明威弟兄那時候的家。下了樓梯,門一打開,一位男士迎向前來,我定睛一看,覺得這位弟兄全身上下好像有光的樣子,我心裏頓時一震,心裏想,難道信主後真的會有這樣的氣質嗎?


就在這個剎那間,我心裏決定要跟著他一同來信主,這位弟兄就是在座的楊其道弟兄。當天的聚會有許多的見證讓我很有感覺,所以我就留在這樣的教會生活中,直到今天。


從那天到現在已經有七年了,這七年間,我真是經歷主在我身上奇妙的作為,不僅我的壞脾氣變好了, 連我太太的姊姊和妹妹都很驚訝。另外,我也和我的太太的感情越來越好,家中的幸福指數節節升高。


我的一些習慣也慢慢的改變,以前,我曾經很喜歡上舞廳跳舞,探戈、恰恰我都很拿手,還參加比賽,但來到教會聚會後,我裏面感覺舞廳的氣氛和教會那個聖潔的感覺實在差異太大了,所以我幾乎不去了。有一天,我竟然發現我皮夾裏舞廳的票竟然都過期了,這不是我刻意去戒掉這個習慣,乃是神的生命在我裏面變化了我。


除了跳舞之外,我的另外兩個嗜好就是打高爾夫和下圍棋。年輕的時候,我全心的學習這兩項活動,加上個人有一點小聰明,所以我常以這兩個活動自豪,高爾夫球這項運動,我得過的獎杯和錦旗不計其數,但也說明了一件事,我花了相當多的錢在打高爾夫球上,其實也忽略了家中的照顧,這都多虧了在我旁邊賢慧的姊妹幫我打點家裏的事,並照顧我兩個孩子,在這裏我要再次的感謝她。


我現在也偶爾打,但是我最常打的是桌球,因為很省錢,不像之前高爾夫球花費這麼大,我的姊妹也很高興我變得節儉了。


說到圍棋,我以前更是全心投入,也因此認識了很多的達官顯要。不過,我要強調的是,現在我覺得現在下圍棋的感覺其實會有點空虛,並且下圍棋的快樂已經比不上教會生活所帶給我的喜樂,每一週我來聚會,有時弟兄姊妹也到我家探訪我們,我覺得這個喜樂太棒了,不但心裏會感覺平安而且也不必花什麼錢,真是太划算了。


另外講到我的兒子、媳婦、女兒和準女婿的得救,這個部份交給我的姊妹。


林丁蓬蘭姊妹:


自從我和我的弟兄回到了教會後,我也希望把我的家人帶到教會生活裏,首先是我的兒子。他是個很鐵齒的人,在鴻海公司工作,也小有成就,這樣的人真的很難信主。


前幾年,林弟兄幫他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原本希望能帶給他幸福的,但是女方卻在我們要買的新房子裏設計了一個神壇,我們裏面都感覺很不妥,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但是由於主的奇妙的帶領,他們之間的感情也結束了。


並且更奇妙的是,他在美國公司的一位女同事,是位基督徒,常常為我的兒子禱告,讓他大受感動,所以,很自然地,不但我的兒子信主了,他們也在主裏成家,目前他們住在美國,也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真是主的恩典。


另外,很幸運的,我的女兒在她唸大學的時候也得救了,這一路走來也真是有主的祝福,她目前在台北藝術大學唸研究所,並且在去年考上了公費留學,準備今年九月要到英國倫敦大學唸書,更喜樂的是她的未婚夫劉名峰先生,將在74受浸,他們也將在711結婚。今天他們也來了。請弟兄姊妹多扶持他們。


另外,我也感謝弟兄姊妹對我們這個家的扶持,上個月我們搬家,好多弟兄姊妹不辭辛勞地來我家幫忙,就好像我的家人一樣,在這裏我也要再一次感謝他們的扶持。


林煥文弟兄:


這七年來的變化實在太大了,自從我回到教會生活裏,我的那些好朋友,本來都覺得不以為然,甚至還常常笑我為什麼不和他們出去玩,而要每週來參加無聊的主日聚會。


但是這一陣子,他們都改變了他們的看法。他們說:「老黑(我的筆名),像你這樣壞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幸福!」也有一位醫師朋友,他本來不看好我來教會會有什麼用處,前一陣子,也對我說:「老黑,你真的是有變化了,去教會對你真的很有幫助。」


不過我要說,我還在變化的過程中,有時還是會發脾氣,但是頻率比以前少很多,這真是神的恩典,我作夢也沒有想到,我會真正成為一個基督徒,並且全家都得救,神的恩典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我希望能貢獻我的時間在教會中有更多的服事。讓更多人得著這個福音,願榮耀歸給神。


(2009/6/21於台北市召會31會所福音聚會見證)

銘書弟兄、靜仁姊妹的福音見證

靜仁姊妹:

我的父親是民國38年隨著國軍來台的外省人,母親是道地的台灣人。兩個人年紀相差17歲。有記憶以來,我沒有見過我的父母用可接受的方式,表達對彼此的愛。有記憶以來,父親對母親總是漫罵,而母親對父親的怨氣,則是用極端的方式來表達,甚至曾經割腕自殺。


母親還在世的時候,父親會早早把我們趕上床,叮嚀我們,不管聽到任何聲音,都不要答應-即使是母親的聲音。然後,當我已經熟睡,耳邊依稀傳來的,是摔東西、撞牆、打鬧的聲音。聲音越發清楚,我則是害怕地縮在棉被中,等待一切平靜下來。


這是我一小部份的童年。母親車禍過世之後,父親一人獨自撫養我家四個孩子的責任。對母親的記憶,就停留在酒精與負債這些事上。


上了國中以後,我的個性變得很極端。前一分鐘很高昂,後一分鐘馬上跌到谷底。然後,我開始喜歡做一些瘋狂的事,覺得自己很酷,讓別人崇拜我。我也很愛學東學西,讓別人覺得我什麼都會,吸引別人注意我。而且,只要學了,就會整個人栽進去。”要學就要學到最好最棒,最好是世界出名的那種” 是我在學任何新事物的態度。


這樣的個性,一路持續到了大學。我到大學,因為社團的加持,讓我極端的個性,朝著更極端的方向發展。我還當了合唱團的指揮,還得獎,從此之後,我常常對我的人生有短、中長程的的規劃,這個階段當記者,那個階段當音樂家,老的時候做顧問,我都想好了,也為自己的人生,感到相當的有盼望。


但是,很奇怪,我總是在規劃後,心裡面會有一種很強烈的三個字,輕輕敲打著我,那就是:「然後呢?做到了,又如何呢?」但我忽略它,想,不管,至少我做到我想做的,看到盡頭的話,再說吧! 我仍舊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裡打拼。


這樣自我的生活,在職場裡相當吃虧。走到哪裡,都碰一鼻子灰。但我又覺得自己能力很好,不願意接受任何人的意見。最後,就是被資遣了,而被資遣的那一天的下一週,就是我結婚的日子。婚後的生活,就在這種不滿的情況中渡過,我想放棄一切: 婚姻、生命,希望用死了結這個已經不圓滿的人生!


就在這時候,神來尋找我。我遇見了我大學同學,就是在座的李盈穎姊妹,她原本是一個自視甚高,目空一切的人,卻因為信主,有很奇妙的改變,讓我很驚訝也很震撼。


所以我就和她到教會參加聚會,一開始參加聚會的時候,我其實是抗拒的,但幾次聚會後,因著一首詩歌,"信救了我",我終於抗拒不了那個感動的感覺,我的眼淚像潮水一樣湧了出來,詩歌裏的詞說出了我的感覺,當下我就決定要受浸,接受一個新生命,並過一個新的生活。


得救後最大改變首先顯在我的婚姻生活裏,原來我對銘書總是看不順眼,扯他後腿,說他壞話,真是很難想像,對吧!


但得救後,神的愛慢慢在我心裏增加,我用詩歌來改變我的心情,學習欣賞他的長處,體諒他的短處,體諒他的加班,甚至覺得以前對他的態度是虧欠的,也向他認罪,我們的婚姻生活越來越好,我也會學習如何扶持我的弟兄,雖然我知道並不完全,所以我的弟兄是福音最大的受益者。


甚至在我的婆婆癌症末期時,雖然我那時懷孕,但我仍照著我裏面對他的愛去照顧他,這是我以前絕對作不到的。


我以前常覺懷才不遇,甚至覺得老板要配合我才是好老板,換工作的頻率非常高,現在我的態度改變了,學習順服並與人配合,也學習如何關心人的需要,為人付出,我反而比以前更快樂。


我很寶貴現在所過的生活,有一群弟兄姊妹彼此信託,彼此照顧,有一次我穿高跟鞋而腳起了水泡,沒時間看醫生,香晶姊妹看到了,也不嫌我的腳臭,就細心地用馬來西亞特製的消炎藥來幫我上藥,這一件事讓我終身難忘。


每天下班後,我最喜樂的事就是和弟兄姊妹一起吃飯,一起去探望朋友,或者是簡單的電話問候,也的讓我的心情好起來。


我很感謝主,像我這樣普通的人,主仍然眷顧我,讓我得著這上好的福音。


銘書弟兄:


感謝主~大家好,我是31會所3-1小區的吳銘書弟兄,謝謝主的保守讓我們這個家又可以在這邊為主做見證。


上週欣恩洗澡的時後,玩一個他洗澡超喜歡的迪士尼充氣轉蛋玩具,不過因為吸盤黏在洗手台太緊,她一用力拉下來斷掉了,玩具的氣漏掉了,她愣了一下後,發現心愛如朋友的玩具因此壞掉後,嚎啕大哭的說:「把把~玩具壞掉了怎麼辦,我跟他道歉,他還是壞的怎麼辦?」


欣恩這件事跟我自己的經歷滿接近的。跟靜仁結婚以後,我發現我們的相處有很大的問題,我發現我總是很努力,但是我的人生好像那個漏了氣的玩具一樣,再用力總是會有氣不斷的漏,我的人生好像也快被我弄壞了,姊妹還是常常生氣,我就不斷道歉,搬家的時候總是可以在抽屜或屋子的角落找到我寫給靜仁圖文並茂的道歉信,當時我心裡也跟欣恩一樣再吶喊:「怎麼辦~~,我跟她道歉,她也不會快樂,怎麼辦?」


感謝主,當靜仁接受大學同學盈穎邀請,來這邊聚會後,就有了大改變,這個洞慢慢補起來了,靜仁不再隨便生氣了,我也不用再一直道歉了。在我還未信主前,主就先來讓我有好日子過,因此我也對這一位當時不認識的神有了一個感恩敬畏的心。


靜仁在我得救前帶我參加一個結婚聚會,有段話很摸到當時的我,『作妻子的,要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丈夫也當照樣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愛自己妻子的,便是愛自己了。』


一次次的參加聚會,聽到弟兄姊妹的見證,覺得主耶穌越來越真實,2003年的一次跟今天一樣的福音聚會中,我決定受浸得救了。


感謝主在我們的婚姻上帶領我們走過死陰的幽谷,本來我姐姐曾為了我們的相處問題偷偷在背後掉淚,現在她周日早上只要一有空就會來這邊看欣恩,也跟靜仁很有的聊。


感謝主,本來我養母會在我面前說靜仁很孩子氣,她後來也看到靜仁的改變,在她癌末的時候,懷孕7個月的靜仁每天還是認真的照顧她,她在病危前,在我阿姨舅舅稱讚靜仁是一個好媳婦。


受浸後的我也有了一些改變,在還沒有「宅經濟」這個名詞前,我就是宅經濟極大的貢獻者,每個月花在電玩、漫畫、DVD、唱片的錢與時間,都是挺可觀的,信主後,因為主的生命充滿了我,讓我有真實生命的享受,我就不用花這麼多錢來滿足我自己。這裡的教會生活很豐富,也學到很多人生的功課。


我是一個很愛看電影的人,尤其喜歡看感動的電影,最好是真人真事改編的那種,感謝主,在這裡有著許多弟兄姊妹的見證,主也在我們身上留下很多美好的感動故事,因為主的靈在我們裡面,會引導我們人生走正確的路,讓我們面對環境有力面對走過去,也讓我們能有愛去愛人,更讓我們有永恆的盼望。


那天欣恩弄壞玩具時,我們利用機會跟她說:「欣恩,這是主耶穌給你的學習功課,所有的東西都會有壞掉的時候,爸爸媽媽有一天也會不在你旁邊,我們要學習珍惜,也要學習仰望神,因為主耶穌會一直陪著你也永遠與我們同在。」


願各位受邀前來朋友也可以一同認識經歷這位主。詩篇11110章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凡實行祂訓辭的,便為明智;讚美祂的話存到永遠。」


願我們家的見證拉近你們與主之間的距離,願主祝福你們。


2009/6/21於台北市召會31會所福音聚會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