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完滿的人生


很高興父、母親及姊姊從高雄及台南上來台北,與我一同為大家作我們全家的見證:


洪啟明弟兄
我們全家自我小時起,就住在高雄,大約在5歲前,我是與我的外婆一同住在高雄縣大樹鄉九曲堂火車站附近的眷村裡,那時外婆曾經帶我去過禮拜堂做禮拜,但那時我不認識我們的主耶穌。
因為小時候沒有與父母親一同居住,我與父親的關係很陌生,只要一聽聞父親的到來,就會躲到床底下,即使5歲後搬回與父母親同住時,對於父親仍有一種懼怕感。
在我國小的時候,因為父親結交ㄧ群酒肉朋友,原本菸酒不沾的他,染上了抽菸、喝酒及賭博的壞習慣,就在此時我們家就覆罩在ㄧ層陰影之下。父親常常醉酒回家與母親吵架,又因簽賭六合彩,欠了許多債,幾乎將先前父親的離職金用罄,母親辛苦為父親還債,有時組頭還會找上家門討債,母親曾ㄧ時無法忍受,試圖割腕自殺,甚或在親友的慫恿下,幾乎要與父親離婚,實在是因為為了我和我姊,母親終究妥協並給予父親許多機會。
因此小時候的我,親戚都不喜歡我父親,我和我姊甚至很討厭父親,他常常不去工作,在家裡喝酒、唱卡拉OK。還記得有ㄧ次,父親ㄧ樣在家裡喝酒並唱歌,因為小時候的我很調皮,常捉弄我姊來自娛,姊姊向父親告狀,父親那時喝醉酒,頓時惱怒,將手中的卡拉OK伴唱帶往我身上丟(幸好沒丟中),並大聲吆喝趕我出去,那時我跑出門外,一個人蹲在鄰居家門外哭著等母親回來,鄰居伯伯竟嘲弄我被父親趕出門外並在旁大笑,這事令我印象深刻。
對我而言,小時後的經歷,我無法想像我的人生會好到哪裡去,因此我和我姐也比較能夠自動自發,期許自己在學業上能夠有所成就。學業上雖不算突出,但均能保持中上,因此我也非常重視高中畢業後的大學聯考,但是大學聯考對於我的人生而言,是一個重大的挫敗,平時我最拿手科目:數學,拿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爛分數,使我無法選到我心目中的學校與科系,於是我依我軍事聯招的分數,就讀了國防管理學院法律系。(在此並不意謂軍校比較差喔!)
就讀軍校對我來說,是我人生重要的轉捩點,因為在這裡,我遇到了我的德文老師,翟唳霞老師(翟姊妹),她帶我認識了這位主耶穌,讓我於2004年3月27日,在新店召會受浸得救,並且先後認識白鴻偉弟兄(現於花蓮市召會服事)、黃英碩弟兄,接觸了台北市召會31會所許多可愛的弟兄姊妹。
因為我對於召會生活的享受,讓我也想將這生活介紹給我的姊姊(其實並不是單純這個原因:因為姊姊在台北的工作及研究所的考試上不甚順利,且她的脾氣很怪,動不動就生氣,害我常常被她捏,為了不再受傷害,我既然無法改變她,可是我相信主耶穌能改變她),於是我帶她來到了31會所。以下請我姊姊洪曉琴姊妹說她的見證:


姊姊---洪曉琴姐妹
信救了我!信救了我!來主裡歇臥,一切變穩妥;隨祂領率,隨祂領率,不怕何風波,前途祂掌握!信主不僅僅救了我,也救了我全家。
我大學畢業後就來到北部的醫院工作,當時的我還未得救。在醫院工作的過程中我不知為何對於前途有一種茫然的感覺,我很清楚我並不快樂,也知道在自己的生涯規劃中還有念研究所的裡想尚未達成,於是我開始邊工作邊補習,另一方面,我也尋求心靈上的寄託。當時醫院的斜對面是一家廟宇,我只要心煩時就會去擲杯,希望能透過求籤讓自己心安。當我求了好多次籤都說明年春天即將是我轉好運的日子,我心想,太好了明年我一定可以達到念書的目標;豈知就在我通過筆試去參加口試,那短短的十五分鐘口試確讓我的情緒瞬間跌到谷底,教授們犀利無情的題問,不僅僅讓我覺得自己很差勁,甚至於嚴重的傷害到我的自尊心。自從那次口試後我變得更不快樂,直到弟弟打來並且在電話中為我禱告,很奇妙,我的心開始對神敞開,我開始接觸弟兄姊妹,我也開始把神接到我裡面。當時我正準備轉換跑道,去找研究助理的工作,剛開始也都遲遲沒有消息,直到我有一次在睡前,我開始與神有了第一次的接觸,我呼喊了主名,並且將我的重擔卸給神,很奇妙,一個多星期後,我再次的接到中研院通知我去面試的通知,那個機會曾經因為我沒發現而錯失過的研究室,而且還是我寄錯的地方<因為當時我沒發現他們徵的是碩士級助理,所以我投錯履歷>。隔天他們便通知我去上班,我當時真的有種嚇到的感覺,只覺得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我本來只想要在醫院當個小小助理,就很滿足,但是神給我的卻遠超乎我所求。甚至神為我預備了幫我的研究基礎打好根基的學長,也預備了一班弟兄姊妹,不僅幫我搬家甚至還常來中研院探望工作繁忙的我。我深刻的體悟到,人的盡頭確是神的起頭。二年後我順利考取了二間國立大學研究所,在準備的過程中,主不斷的告訴我,要我回南部去,當時的我並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比較想留在北部,但是最後我學習順服,並選擇了心裡有平安感覺的成大就讀。
還記得去年七月從台北來到台南念書,我還在適應新的環境,突如其來的消息,令我難以接受。從電話中得知媽媽因為高燒不退而住院,醫生花了整整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慢慢找出可能的原因,當醫生告知我說媽媽可能得了惡性腫瘤,我的情緒幾乎要崩潰,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檢查結果。在那段期間裡,我跟弟弟不斷的為著媽媽的身體禱告,甚至台北的弟兄姐妹们也特地遠從台北到高雄來看媽媽,還有成大姐妹之家的姐妹们也常常為著我們家有迫切的禱告,隨著我們全家開始向福音敞開,神對我們家的祝福卻越來越多,甚至遠超乎我所求所想。在路加福音一章七十八至七十九節「因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我的父親在聖靈的感動下得救了,我的母親不再是浪子,成了凡是信靠主、愛主的姐妹。救恩是以家為單位,如今我們全家都得救了,我們不僅是血緣關係的親人,在主裡我們也是一家人。回顧這一年多來,數算主對我們家的恩典,祂是如何的眷顧我們,祂是如何的愛我們。我終於明白神為何要我回南部來,因為只有神知道,媽媽會生病,需要有人在身邊與爸爸配搭照顧;只有神知道,我們家要在這樣的試驗中全家得蒙救恩。在雅各書一章十二節說到「忍受試驗的人有福了,因為他既受試驗得了稱許,就必得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祂之人的」。願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夠得著這生命的冠冕,跟我們一同來親近這位又真又活的神。


洪啟明弟兄
我姊受浸得救後,在逸飛弟兄這個家過了一段甜美的召會生活,我因著畢業後,分發回到高雄左營服務,在這段期間,其實我是過者浪子的生活,為了軍法官考試,我犧牲了聚會的時間,將時間拿來準備考試,我並未顧到主的權益,卻ㄧ再向主求考試的順利,就如新歌頌詠第28首詩歌-揀選,歌詞「ㄧ人不能事奉兩個主,要神又要世界賞賜」,神是公義的,我在這考試中無法如願考上。但這時候的我卻無法理解「神有美意不必測」,我就如同一個向父親要糖卻沒有糖吃的小孩子,鬧彆扭並向神抱怨說「主沒有祝福我,我不想聚會了」但是神的憐憫,祂仍不放棄,為尋回我這隻迷失的羊。就如路加福音十五章「父親接子」的比喻,父親的小兒子分了家產之後往遠方生活去,揮霍家產之後,又遇著饑荒,最後醒悟過來,回到父親的家中,享受父的愛和一切豐富。
95年12月因著人事的調動,我被調到新竹的一個艱苦單位,沒有正常上下班(要與職務代理人輪休),又常要受長官的氣。在調動前,因著英碩弟兄的結婚聚會,我再次回到了31會所,這也讓我回想起往日在31會所甜美的召會生活。因此我在新竹的這10個月,我恢復了正常的主日聚會,每週儘可能的從新竹、台北往返聚會,這殷勤的召會生活,我相信主看見了。
畢竟,新竹台北間的往返及非正常的假日休假是影響我正常聚會的因素。還記得,96年7月間,與弟兄姊妹一同參加了台中翔園集調的行動,這相調使我看見,我需要有ㄧ個能事奉主、時間釋放的工作,我向主禱告給我一個合適的工作,主聽了我的禱告,主為我預備了ㄧ份在台北的工作(人心未曾想過)。
適逢接到將調回台北之人事命令時,一個很大的環境及難處臨及我們家,母親在96年9月間異常發燒不退,經檢查後,白血球指數異常偏高,醫生為母親做全身斷層掃瞄並照胃鏡後,得知母親罹患胃癌,胃部腫瘤竟有11公分大,並且有擴散脾臟、胰臟等情形,這惡號的確令我和家人無法接受,這事竟臨及我們家!全家人為著母親的病情流淚禱告,母親也因著她的病轉向神,求神加她力量。其實母親早在她高中時期就已經在循理會受洗得救,是神的憐憫,就在30幾年後,回到神的家中。以下就請我母親洪施雲靜姊妹分享她的見證:


母親–洪施雲靜姊妹
弟兄姊妹們,大家平安喜樂:
感謝主,很高興今天能有這個機會來這裡參加福音收割聚會,記得我自去年九月份開始發病,十月份開始做化療至今,已一年多的時間。在這段日子裡,身心倍受煎熬、痛苦是無法形容的,每當我在痛苦的時候,我就向主禱告並祈求主,果真當我禱告完以後,心中就感覺滿了平安和喜樂,讓我覺得人生還有希望。腓立比書四章六至七節記載著,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是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耶穌基督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看到這段經節給我很大的儆醒,我為什麼要憂慮呢?何不將一切重擔卸給神,相信在人不能,在神凡是都能。又當我翻到哥林多前書十二章二十六節:若有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有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歡樂。這段經節讓我很摸著,和弟兄姊妹們同屬一個肢體,不論每一個環節都應當彼此配搭,才有生機的聯結。很感謝鳳山的弟兄姐妹在我生病住院的過程中,不辭勞苦的送飯食過來,且不斷為我禱告,使我深刻的感受到眾肢體們在愛裡的服事。主啊!我是何等的有福,能夠終日飽嚐祢的甘甜。今年十月份我還報名參加姊妹集調特會,很感謝主讓我能夠豐豐富富的回來,也感到非常的享受。從我病痛以來至今,讓我真正的經歷了主在我身上奇妙的恩典,相信主的恩典是夠我用的,因為我靠著主加給我的信心與力量,讓我在靈裡剛強,不致軟弱,使我有勇氣來面對一切的困境,並經歷主耶穌基督;主是道路,是真理,也是生命,我們要跟隨主的腳蹤行,不管羔羊往那裡去,我們都要緊緊跟隨。哦!主啊,你如同生命之活水源源不斷,讓我們不致乾渴,主的大光照亮了我的生命,讓我從黑暗轉日光中,從撒旦的權下轉向神,使我的人生充滿了希望,而我不再恐懼,也不再喪膽,因為我的心中有神,所以,我們不但要相信主,更要倚靠主。神就是愛,祂的愛溫暖了我的心,讓我覺得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讓我感受到主的愛是何等闊長高深,感謝讚美主,一切的榮耀歸於神。


洪啟明弟兄
在我和我姊得救之後,有著同樣的負擔,就是為著父親的得救有禱告,因著父親生長在鄉下地方及其傳統背景,他雖然不排斥我和我姊信主,但他自己也不接受,因此我們也不清楚他何時能得救,但是,「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因著母親的生病,父親極其自責,他認為是自己沒有照顧到母親,疏忽了母親的身體,他剛硬不信的心軟化了,他在尋求任何的幫助,這時我跟我父親交通,說:「你需要信這位真神,豈不知我們的生命氣息都掌握在這位神的手中嗎?母親的身體會因著你的受浸得救而有其妙的大改變。」父親因此願意信入這位神,就在96年10月10日,在鳳山召會弟兄們的扶持下,為父親施浸了。以下就請我父親洪清道弟兄分享他的見證:


父親–洪清道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好,大家平安喜樂。很高興今天能夠和我的姊妹一起來到台北參加福音收割聚會,就在去年的九月,我的姊妹因為生病一直發高燒不退,因此住進醫院,經過一連串的檢查結果,醫生說她得了胃癌,當時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內心實在非常沉痛,而且很自責,自責的是我沒有好好的照顧她,讓她受到這種無情的打擊。就在她住院的這段日子裡,台北的弟兄姊妹們專程開車南下探視我的姊妹,並且帶著我們向主禱告、唱詩歌,當時的我不是基督徒,但也很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我聽到弟兄姊妹們的禱告及唱詩歌之後,我內心不知不覺的深受感動,而掉下眼淚,感覺我被主耶穌基督的愛所充滿,而且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支持我,叫我信主就對了。此時此刻的我經過一些掙扎後,我決定信主。因此我告訴我的小孩們說,我要信靠主耶穌基督,我要受浸;當我的小孩聽到之後,他們都很高興的說,我們全家終於得救了。因此,我就在去年的十月十號那天受浸,歸入主的名下。在這一年多來,主默默的在為我做工,不斷的給我信心,給我力量,主的豐富不斷的充滿我,使我凡事都學習倚靠主,並且脫離撒旦的掌權,轉入神的光中,也讓我真正的得著釋放,所以,我相信,當信靠主耶穌基督,就必得救。有朋友問我信主會不會後悔,我跟他說我很後悔,後悔自己信得太晚,希望在座的朋友們,信主當趁今日,你們是有福的。


洪啟明弟兄
我可以向在座的弟兄、姊妹及福音朋友們見證,我們全家都是神在創世之前所揀選的,我們家的經歷,都在神的安排之中,神不會給我們超過我們所能忍受的環境與試驗,但這些環境與試驗都為教我們更認識祂並更愛祂。是祂的愛,讓我父親從一個集所有壞習慣於一身並充滿暴戾之氣的人,願意謙卑俯伏在神的面前,使一位惹人厭的父親或丈夫,成為一位愛家、有責任的父親及丈夫;是祂的愛,讓流浪30幾年的母親回到父神的家中,她身體的病及心裡的憂傷,因著神的愛與憐憫,讓罹患癌症的母親在死蔭的幽谷裡經歷耶穌基督那復活的大能,得了安慰與醫治,真是何大神蹟,現在母親的病況只需要定期回醫院拿藥物控制病情,毋須繼續住院做化療;是祂的愛,讓脾氣怪異的姊姊變得溫柔體貼;是祂的愛,讓我知道,人生不再只是考試與工作而已,乃是有神的計畫與美意。
2年前軍法官考試落榜,今年軍法官再次考試,是主的憐憫與恩典,讓我考取了,榮耀歸給神。
豈不知神也揀選在座的朋友們!祂是可經歷的神。願神賜給在座的朋友們一個甜美的簡單,只需簡單的相信,順服神的帶領,你們將發現,已找到了完滿你們人生的最後一塊拼圖。
在此,我和我的家人在神及各位面前一同宣告:「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