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2日 星期一

林煥文弟兄一家的福音見證

林煥文弟兄:


感謝主,今天我實在很喜樂,能在這裏為主作見證,因為這些年來,主在我身上真是作了大事。


通常像我這把年紀的人上台的時候,大多數都是準備頒給他「終身成就獎」的。不過像我這樣的人,從小就不怎麼聰明,長大後省吃儉用,存了點錢又給朋友騙光光,真的是太笨了。所以,像我這樣的人應該是終身沒有成就的。


但唯一感到有一點安慰,自己有點成就的,就是我們全家都能信主,並且都得著主莫大的恩典。


首先是我自己,從小生長在燒香拜佛的家庭中,那時我偶爾會去家裏附近的天主教堂,不過那時實在很頑皮。有一次,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裏的神父實在太生氣了,就對我說,「林煥文、像你這麼壞的人,主耶穌也不會救你的。」可見那時我有多壞。


到了大學,有兩個同學常向我傳福音,每天到我的宿舍來,一看到我就大聲喊:「哈利路亞!」,吵得我的室友都受不了,叫我趕快去受浸,我也覺得實在不好意思拒絕,於是就去受浸了。不過,從那時起,他們就沒再來找過我,我也就沒有去教會參加過聚會了。


三十幾年來,曾有牧師到我家來過,但是他們都受不了我所提尖銳的問題,和對他們所回答的話的冷嘲熱諷,坐不到十分鐘,他們就起身告辭了,可見我那時有多麼的抗拒福音。


有時候,我的姊妹也會帶我到教堂去,但我也是受不了牧師所講的,坐了十分鐘就奪門而出,我實在是一個相當頑固的人,我太太常說我像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真是朽木不可彫也。


但是神並沒有放棄我這樣頑梗的老人。有一次,一位商業周刊的記者(就是在座的李盈穎姊妹)打電話到我公司訪談的過程中,又把我帶回到召會生活中。


那真是很奇妙的一次經歷,通常這種訪談,我三分鐘就會把電話掛掉,但她說著說著就說到她所過的教會生活是多麼的喜樂有趣,我覺得她講得有一點誇張,令人難以置信,就和她約定來教會看一看。


第一次約好來教會的那天早上,我和姊妹穿著正式服裝,在家裏等待她的電話,等了一個早上,她卻忘記了。隔一天我到公司打電話給她,她很驚訝我是這麼認真的想要來,所以隔了一週她就把我帶到一個教會的聚會中。


當天早上,我們來到了一個地下室,就是在座的楊其道弟兄和陸明威弟兄那時候的家。下了樓梯,門一打開,一位男士迎向前來,我定睛一看,覺得這位弟兄全身上下好像有光的樣子,我心裏頓時一震,心裏想,難道信主後真的會有這樣的氣質嗎?


就在這個剎那間,我心裏決定要跟著他一同來信主,這位弟兄就是在座的楊其道弟兄。當天的聚會有許多的見證讓我很有感覺,所以我就留在這樣的教會生活中,直到今天。


從那天到現在已經有七年了,這七年間,我真是經歷主在我身上奇妙的作為,不僅我的壞脾氣變好了, 連我太太的姊姊和妹妹都很驚訝。另外,我也和我的太太的感情越來越好,家中的幸福指數節節升高。


我的一些習慣也慢慢的改變,以前,我曾經很喜歡上舞廳跳舞,探戈、恰恰我都很拿手,還參加比賽,但來到教會聚會後,我裏面感覺舞廳的氣氛和教會那個聖潔的感覺實在差異太大了,所以我幾乎不去了。有一天,我竟然發現我皮夾裏舞廳的票竟然都過期了,這不是我刻意去戒掉這個習慣,乃是神的生命在我裏面變化了我。


除了跳舞之外,我的另外兩個嗜好就是打高爾夫和下圍棋。年輕的時候,我全心的學習這兩項活動,加上個人有一點小聰明,所以我常以這兩個活動自豪,高爾夫球這項運動,我得過的獎杯和錦旗不計其數,但也說明了一件事,我花了相當多的錢在打高爾夫球上,其實也忽略了家中的照顧,這都多虧了在我旁邊賢慧的姊妹幫我打點家裏的事,並照顧我兩個孩子,在這裏我要再次的感謝她。


我現在也偶爾打,但是我最常打的是桌球,因為很省錢,不像之前高爾夫球花費這麼大,我的姊妹也很高興我變得節儉了。


說到圍棋,我以前更是全心投入,也因此認識了很多的達官顯要。不過,我要強調的是,現在我覺得現在下圍棋的感覺其實會有點空虛,並且下圍棋的快樂已經比不上教會生活所帶給我的喜樂,每一週我來聚會,有時弟兄姊妹也到我家探訪我們,我覺得這個喜樂太棒了,不但心裏會感覺平安而且也不必花什麼錢,真是太划算了。


另外講到我的兒子、媳婦、女兒和準女婿的得救,這個部份交給我的姊妹。


林丁蓬蘭姊妹:


自從我和我的弟兄回到了教會後,我也希望把我的家人帶到教會生活裏,首先是我的兒子。他是個很鐵齒的人,在鴻海公司工作,也小有成就,這樣的人真的很難信主。


前幾年,林弟兄幫他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原本希望能帶給他幸福的,但是女方卻在我們要買的新房子裏設計了一個神壇,我們裏面都感覺很不妥,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但是由於主的奇妙的帶領,他們之間的感情也結束了。


並且更奇妙的是,他在美國公司的一位女同事,是位基督徒,常常為我的兒子禱告,讓他大受感動,所以,很自然地,不但我的兒子信主了,他們也在主裏成家,目前他們住在美國,也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真是主的恩典。


另外,很幸運的,我的女兒在她唸大學的時候也得救了,這一路走來也真是有主的祝福,她目前在台北藝術大學唸研究所,並且在去年考上了公費留學,準備今年九月要到英國倫敦大學唸書,更喜樂的是她的未婚夫劉名峰先生,將在74受浸,他們也將在711結婚。今天他們也來了。請弟兄姊妹多扶持他們。


另外,我也感謝弟兄姊妹對我們這個家的扶持,上個月我們搬家,好多弟兄姊妹不辭辛勞地來我家幫忙,就好像我的家人一樣,在這裏我也要再一次感謝他們的扶持。


林煥文弟兄:


這七年來的變化實在太大了,自從我回到教會生活裏,我的那些好朋友,本來都覺得不以為然,甚至還常常笑我為什麼不和他們出去玩,而要每週來參加無聊的主日聚會。


但是這一陣子,他們都改變了他們的看法。他們說:「老黑(我的筆名),像你這樣壞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幸福!」也有一位醫師朋友,他本來不看好我來教會會有什麼用處,前一陣子,也對我說:「老黑,你真的是有變化了,去教會對你真的很有幫助。」


不過我要說,我還在變化的過程中,有時還是會發脾氣,但是頻率比以前少很多,這真是神的恩典,我作夢也沒有想到,我會真正成為一個基督徒,並且全家都得救,神的恩典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我希望能貢獻我的時間在教會中有更多的服事。讓更多人得著這個福音,願榮耀歸給神。


(2009/6/21於台北市召會31會所福音聚會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