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如何在婚姻的事上蒙主的帶領-順服就是蒙福

我和弟兄是在2007年5月12日結婚的,至今有1年半了。這1年多的婚姻生活,我能見證,將婚姻奉獻給主是最聰明的選擇。雖然身旁的弟兄不是最好的,確是最適合自己的;因為那是主為我揀選的。2004年的青職特會,我和幾位姊妹都參加了那次的聚會。在那次的奉獻中,我們都將自己的婚姻及未來的家都交託給主。之後,常和幾位伴一同為我們的奉獻有禱告。讚美主是聽禱告的主,後來我們這些姊妹都在召會中成家了!

我全家信主,從小在教會長大,日子過得很平順,對主沒有太多主觀的經歷。但主卻讓我在與弟兄婚前的交通中,對祂有深刻的經歷!我結婚的晚,對”婚姻”要求完美;對於另一伴,也很有我自己的標準和想法,抱著”寧缺勿濫”的心情,讓服事我的弟兄姊妹,在我結婚前,為我操了許多心。剛認識弟兄時,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因為和我心裡所想的,實在是……差太多了。第一次約會,我就準備讓他出局。服事的姊妹告訴我,興國弟兄家裡都沒有女孩子,不知道如何跟女生相處,叫我再給他機會!姊妹還說,若是出於主的,主必成就,要我好好想一想。幾次之後,我還是覺得不行,想打退堂鼓,姊妹就找我交通。想出了一個辦法;她要我把不滿意弟兄的部份,都一點一點的列出來,(前提是要在主面前好好有尋求)彙整10點之後,再去找她交通。我就很認真的列出10點,去找姊妹交通了。結果,到了姊妹那裡,姊妹一一和我有交通、並帶著我禱告。奇妙的是,所有的問題在禱告之後都消失了。

人的心,一旦被自己的好惡所蒙蔽,就不在光中,也不得見光。10個月之後我還是和弟兄中斷交通了!那時父親住在醫院裡,他一直不同意我做的決定。他覺得如果停止交通,興國弟兄可能會承受不了!我跟父親說: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死給他看。父親那時無奈地說了一句話:女兒,你贏了,隨便你好了!但是我真的贏了嗎?就如雅各一樣,他雖然摔贏了主,主也在他的大腿摸了一把。自從停止交通之後,許多的試煉也就跟著來了。先是公司內部業務調度上的問題,我的工作份量加重,身體也出現狀況~~那時我得了慢性咽喉炎,開口說話成為我最痛苦的事(偏偏我的工作,有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接電話)!身體上的病痛加上情感的試煉,使我的生活滿了痛苦。秉剛弟兄夫婦及時找我交通,鼓勵我無論遇到什麼樣的環境,都要喜樂。美惠姊妹非常掛念我,她在全時間受訓時,還常常為我和弟兄有禱告。一從全時間下來之後,也馬上找我交通。除去我心中的帕子,幫助我看見弟兄身上的基督,也除去對弟兄的成見。更提醒我,神雖然是樂意賜祝福,但若是我不看重,祝福就會從我身上溜走,到那時,我就後悔莫及了!

感謝主~~因著有這麼多關心我的弟兄姊妹,我和弟兄又恢復交通了。我能見證,這次的恢復叫我不再靠自己的感覺和想法,而能常常用另一種眼光和態度來和弟兄相處,雖然過程中還是有一些令我不滿意的事發生,但是我開始學習欣賞弟兄,並仰望神,也為這樣的交通及未來將要成立的家禱告尋求。有一件奇妙的事,就是弟兄在結婚聚會的前兩天,因著要幫我搬家,從我家的樓梯間摔了一跤,我相信這是神的恩典與安排,叫我們的婚姻生活有了一個非常甜美穩固的起頭!婚後的生活,滿了喜樂,弟兄真的是很愛我,公公待我如同女兒一樣,我不用每天下班回家趕著做飯,因為公公都做好了。晚上有聚會時,也不用擔心沒有時間洗碗,公公總會顧到我的召會生活,催促我趕緊去聚會,他會來善後。平時有空,弟兄也常幫我做家事。我真是能見證,把婚姻交給主真是最上算的選擇。因為主豫備的,主必會保守。也感謝在我們交通中,一路扶持我們的弟兄姊妹。我還記得其真姊在我們交通時,跟我說得那句話『姊妹是弟兄的幫助者』。每當我受不了弟兄的一些行為,快要發火時,這句話常會在心裡亮起,幫助我趕快轉到靈裡。姊妹們,願意你們也能和我一樣,做一個聰明又順服的姊妹,讓自己也能在婚姻的路上,蒙神祝福!感謝主~~ (3-3小區 董文惠芬姊妹)

如何在婚姻的事上蒙主的祝福—奉獻並交託在召會手中

我在96年5月12日與姊妹結婚,到現在已滿一年半了。我也能見證主對我們的婚姻生活實在滿了祝福與保守。我因為工作環境的關係,對婚姻滿了恐懼,有很嚴重的”恐婚症候群”。雖然我早在民國86年年初就己經開始注意姊妹了,但也只是擺在心裏,沒有任何的表示。我個人對婚姻的宣告可追溯到民國91年麗園會館的新春集調,那時我也不知為何會當著千人面前,衝上去向主宣告要一個姊妹。至此以後,也感謝一些關心我的聖徒為我介紹姊妹,但都不了了之,最後都沒有下文。

我與姊妹的交通開始於民國94年8月中,第一次的約會地點是在士林官邸,因為我過度緊張,我的表現不是很令姊妹滿意,那次姊妹就很想把我三振出局,好在有老僕人的扶持,並跟姊妹有交通,不然我到現在還是王老五一個。由於我家中幾乎都是男生,沒有女生,實在不知道要如何與女生相處,雖然已經與姊妹開始交通了,但我常常無法得到姊妹的歡心。在我與姊妹開始交通之後的十個月,我們之間因某些原因暫停交通將近半年。

96年的年初,在一些關心我們的老僕人扶持之下,我和姊妹又開始恢復交通。這次的交通真是滿了主的祝福!我和姊妹間的相處,有了180度的轉變。姊妹不再凡事看我不順眼,反而能用不同的眼光來欣賞我。之後我們也開始進入婚姻的各項交通,由於雙方的父母都是在召會中的聖徒,有關結婚的大小瑣事,他們都願意交給服事的弟兄姊妹來處理,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快一點。這是我們最感謝他們的地方,讓我們在婚前的豫備上,沒有多少阻攔。

就在結婚前二天,我到姊妹家裡幫忙搬東西。結果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造成左手腕骨折,讓很多弟兄誤以為我是被姊妹”家暴”。其中的經歷,峰迴路轉,我一輩子都很難忘記!我與姊妹先到萬芳醫院掛急診,骨科醫生說要開刀動手術打鋼釘,至少要住院三天且石膏要等半年後才能拆。我一聽到要住院三天,我那時心想再過二天就要結婚了,如果要住院三天,我躺在醫院,我要如何參加自己的婚禮呢?我那時差點就昏了過去!當時的萬芳醫院,也沒有空的病房可以使用。姊妹趕緊聯絡她在三總當主任的舅舅,即時把我轉到三總的內湖院區。感謝主的保守,就那麼巧,三總骨科大夫,剛好就是姊妹舅舅的同學;又正好在手術房裡,我一進到三總,就直接被帶進手術室裡,醫生就把我的手拉一拉,打上石膏,當天晚上,我就出院回家了!結婚當天,我雖然左手打著石膏,但因為穿著長袖的西裝遮住了左手的石膏,下午的結婚聚會及晚上的喜宴我都是如此穿著,大部分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的左手打了石膏。

因著有這樣子的經歷,讓我們的婚姻生活,有一個美好的起頭。由於我左手受傷的關係,生活上許多的細節,我都非常需要姊妹。例如:穿衣服、鞋子;穿襪子、綁鞋帶;甚至洗頭等等,都需要姊妹來幫忙。姊妹那時成了我最大的幫助者!我真能見證,把婚姻的主權奉獻出來,並交由老僕人的扶持(師母、負責弟兄),婚姻生活都能滿了主的祝福。

我們至今結婚己滿一年半了,我與姊妹住在家中,也過著正常的召會生活,諸如晨興、禱告聚會、活力排、小排、在職成全、探望聖徒或福友等等,我們都互相配搭。姊妹也成為我生活中的好配搭,我的衣服也不再縐縐的,也不再亂丟亂塞。我在與姊妹交通前,因為心裏障礙而不敢開車。但與姊妹恢復交通之後,我終於突破了將近20幾年不敢開車的心裏障礙。至今,我不再害怕開車,還常在小區裡有車輛配搭的服事。

我們的婚姻生活滿了主的祝福,我從2002年的宣告(向主要個姊妹),到2004年台大巨蛋體育館青職特會的會後奉獻以及按手聚會,我都將婚姻的主權交託了出來;再經由眾聖徒與老僕人的扶持,以及弟兄姊妹的協助,我們結婚至今真是幸福又快樂,感謝主的保守!(3-3小區 董興國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