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7日 星期一

我找到了最好的歸宿

我從小在基督徒的家庭中長大,我的成長背景非常順遂,在學校是好學生,在家裡是乖小孩,從小到大沒有參加過最著名的聯考,一路保送上理想的學校。正如一句有名的話說:「人因夢想而偉大」,我從小到大都作著出國唸書的夢。大學的主修老師是從歐洲回來的教授,我羨慕他身上散發出一種對音樂的魔力,我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樣厲害。

於是,大學畢業之前,當我開始思索畢業之後的去向,我覺得即使從小到大都唸音樂班,我對音樂的認識也僅是皮毛而已,既然學了音樂,就應該去到音樂的發源地,學音樂中的精華,於是,我在畢業之後,買了單程的機票,就去到人生地不熟的德國。

那裏真是個美麗的國家,走在街上,就在文化中,看看他們的建築,逛逛他們的博物館,感覺就像在讀歷史。我去歌劇院看歌劇,去音樂廳聽一流的音樂家演奏,去看最有名的指揮家指揮頂級的樂團,我坐在柏林愛樂廳裏面,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我真難想像當初在CD封面上看到的畫面,就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覺得那樣的生活真棒,那裡才像人生活的地方。

可是那裡不像台灣,有許多關心我,照顧我的人。在德國,我只有主跟我作伴,我常常在遇到事情時,跪在床前跟主禱告,我不再有人隨時可以商量,我只能禱告主,求主幫助我。我在德國找了一個月的房子,深刻地經歷主;我面對城市的選擇,我尋求主,是主帶領我;我認識了幾個音樂上或是學校裡的朋友,即使他們也會給我幫助,可是他們沒有一個比得上在台灣的弟兄姊妹。慢慢地,我開始發現,我不喜歡每一次我聽到一場很棒的音樂會時,沒有人可以分享、討論,我想念在台灣時的召會生活,我也想念弟兄姊妹。

後來剛好有個機會,我到波蘭參加一場為著歐洲弟兄姊妹的特會,那時候的信息,講到我們的終極目標,是新耶路撒冷。這是我從小聽到大的話,可是我從來沒有一次像當時聽了那樣地有感覺,我在聚會中不斷地流淚,主似乎在那裡遇見我,主好像在那裡向我說話…。我開始想,如果我的終極目標是新耶路撒冷,那我現在在德國做什麼?追求學問?完成夢想嗎?我的一生,我要的是什麼?

等我回到德國,很奇怪地,我失去了原來支持我在德國求學的動力,加上莫名奇妙地,我弄丟了房子的鑰匙,在德國,不像台灣鑰匙丟了可以直接去鎖匙店打,必須到住屋管理委員會,要換掉整棟大樓的鑰匙。我記得在一個很冷的天氣裡,我爬進了垃圾的子母車,翻著一包包的垃圾,去找那一天被我丟出去的垃圾,看看鑰匙是不是在裡面。

那種經歷,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我弄丟了門的鑰匙,也許可以找,也許可以再打,如果我弄丟了人生的鑰匙,我該怎麼辦?...我開始思索,應該回台灣了,在那裡的朋友以為我是因為想家所以要回去,不斷地勸我,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因為想家所以想回去,我是因為裡面有了清楚的看見,我裡面知道我這一生要的是什麼!也許以後我的同學得到博士了,或是有很好的成就,但是我在他們面前,一點不覺得我比他們差,我知道不是我得不到這些外在的榮譽,而是這個世界不配得著我;不是這個世界不可愛了,而是,我的主比這些更值得我去愛…。

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台灣,開始面對我人生的每一步,在這裡,我有主、有召會、有弟兄姊妹,我的生活忙碌卻充實,從德國回來之後,直到今日,我從來沒有後悔過。

回到台灣之後,我就開始很積極地過召會生活,投入青少年的服事裡面,這個階段的孩子,動不動就不高興,走在路上莫名奇妙還會踹路旁的野貓野狗一腳,情緒的起伏很大,要跟他們相處,實在需要許多的破碎與主恩典的加力。要面對他們不好看的臉色,要忍受他們無理的頂撞,要接受他們奇怪的思想,要處理他們不成熟的反應。

可是,我還是要說,這真是一項很值得的事,許多你種在他們裡面的,都會在他們裡面發芽長大,你把基督供應給他們,幫助他們去經歷主,他們就會越來越好,越來越有盼望。我聽過一個弟兄做見證,他是個賣早點的弟兄,他說他看著來買的孩子們一年一年長大,小時候天真單純,到了青少年,有的叼根煙,有的開始講髒話,他們從頭到腳,都有著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這個世代的敗壞,影響著我們下一代的孩子。可是,把孩子放在召會裏真好。

我的孩子現在才3個月,我就常常想,我要給他什麼,有時候我放音樂給他聽,給他聽兒童詩歌,給他聽古典音樂,給他聽英文的童謠;這一陣子好想買書唸給他聽,現在很多繪本都做得很棒,想要培養他以後有好的閱讀能力,以後能有好的文筆;想買玩具給他玩,可以啟發他的智慧,刺激他的發展。天啊,他才3個月ㄟ,我就想要給他許多,可是,我希望我給他的東西是正確的,我更希望要把最重要的給他。我需要在主面前有個儆醒的態度,常常受調整,前幾天,我就跟我的弟兄說,把聖經的經文朗讀CD,放在CD player裡面,我要讓兒子從小就聽神的話,要把主的話從小就種在他裡面。

想想現在的青少年,種在他們裡面的是什麼,網路上資訊目不暇給,手機不斷地推陳出新,線上遊戲的迷惑…等等,這常常提醒我在我的服事裡,要把他們服事到主面前。在青少年的階段,是最受同儕影響的,把孩子放在召會裡,他們可以有一群同伴,一起愛主享受主,一起禱告唱詩經歷主。他們跟一般的孩子一樣,也會打打鬧鬧,可是只要請他們呼求主名,一個個都轉向主,操練靈使他們的良心敏銳有感覺。

我曾經聽說有個姊妹,考試的時候有一題寫錯老師沒改到,她發現之後,心裡很掙扎,如果去改分數,名次就要往後挪了,同學都叫她不要去改,可是後來她還是去告訴老師,她的媽媽很喜樂,就跟女兒說,我寧願你少了幾分,也不要你不誠實,良心不安。感謝主,把孩子帶到召會裡,雖然他們還會有很多狀況,可是,在主裡面,就有許多的盼望,就能走在正確的路上。

人的一生,都在追求自己的理想,有著無限的盼望,可是,飛黃騰達真的就是好的歸宿嗎?功成名就就等於是幸福嗎?感謝主,還好我有主,我的家有主,我的孩子有主,使我擁有平凡中的幸福,盼望中的喜樂。我喜歡一首詩歌中說到,「我每次如夢想人生的善美,親愛主,我求你,必須也在內!不讓我離開你去尋找快樂,不讓我憑自己去單獨選擇」。因為有主,我的人生,有了最好的歸宿!


(台北市召會第31會所藍張賢慧姊妹2008/10/27福音見證)

人生的歸宿

【歸宿】:供棲身的住所。結局。最終的依靠或寄託。

l          尋求

 我們曾遍尋各處的山嶺高崗,盼望得知人生的真相,

但是一次一次我們換得失望,知道世事不過是這樣。」

 我在高中時,就接觸關於老子、莊子思想的書,看了就覺得人生真是虛無啊!就在週記上寫了一大篇,大意是說:人生只是一場表象,「有」跟「無」也差不多,所以不要太認真之類的。老師看了,也只是批改了一句話,說「人生要積極一點」,此外也沒有了。他沒有教我到底應該怎麼積極,朝那個方向積極。我當時只是一個高中生,腦袋裡就充滿了消極灰暗的思想,可是卻沒有人能夠真的拉我一把。

 上了大學,從家裡搬出來自己租房子住,生活很多采多姿,不論是學校作業、社團活動,都很有趣豐富,可是心裏的空虛依舊,晚上常常無法入睡,就一個人半夜騎著機車,從淡水往北海岸的方向一直騎,騎得很遠,騎累了,就在黑漆漆的海邊抽煙,直到覺得又冷、又累、又寂寞,才開始往回騎。淡金公路晚上都是暗的,沒有什麼路燈,大卡車不斷呼嘯而過,我就著麼一路又緊張又害怕的騎回住處。

出了社會,開始面對工作的壓力,可是也只能自己面對。與家人同住,但是下班回到家中,我卻經常帶著一張臭臉。常常在外與朋友喝酒唱歌,喝到半夜回家,我誰也不理,就一個人默默的進房間。父母愛我,卻無能為力,他們不知如何幫助,我也不知如何和他們談,甚至把他們也當成壓力的來源。

苦悶誰能安慰?壓力誰能同擔?學校的老師不能、朋友不能,家人雖然關心我,卻也無能為力,自己更是無法把自己帶到積極光明的路上。我實在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只有唸書、工作、結婚、生子,年紀大了一點,再繼續擔心孩子的唸書、工作、結婚、生子,年紀再大一點,就只得面臨身體的衰老病痛。但是我的人生歸宿到底在哪裡?我卻沒有答案。

 l          答案

 「直到一天你來途中遇見我們,將你可愛的胸懷敞露,

我們就被你吸引歸入甜美的你,得著人生的真諦實意!」

 直到聽見福音,心裡再清楚不過,我知道這就是我要的答案。我不止遇見了主耶穌,也遇見一群喜樂的基督徒,他們愛主耶穌,也彼此相愛,我更是在與他們的接觸中,感受了他們對我的愛。

 在起初的聚會中,弟兄姊妹們總是熱切的來和我說話,有許多的關懷、許多的鼓勵。他們常常邀我到家裡吃飯,很自然的就會一起讀一些聖經的話、一起唱唱詩歌,他們給我的不是只有人的關心,而是用最溫暖的方式,讓我認識神,也明白神在我們身上的心意。我漸漸知道,是神造了我們,我們的歸宿就是神自己。

 l          簡單

 「我們看見你那復活裡的榮臉,知道你曾戴荊棘冠冕,

你那可親的手是我所依所傾,因手上釘痕依然顯明,」

 在我剛剛信主時,就有一群年紀和我相當的弟兄姊妹,一起積極的過召會生活。當時我們都剛剛認識主,卻都被主耶穌吸引,而喜歡常常聚在一起。當時我們大多是單身,有幾個家就成了我們聚集的站口,我們在一起,不是去逛街、不是去看電影,而只是單純的享受主。當時,一位弟兄剛剛成家,就打開自己的家,有兩位剛剛信主得救的單身弟兄與他們同住,彷彿就是一個弟兄之家,我就是住在裡面的其中一位。

 我們實在享受那樣的生活。我們常常在一起,只是簡單的唱唱詩歌、談談彼此的工作、談談召會生活的感想。有人遭遇為難的事情,例如論文無法完成,或是工作上的困境,我們就一起禱告。我們會在早上一起吃早餐、一起讀一些聖經的話,我們會在傍晚一起打球運動、一起準備晚餐,晚上一起去聚會,或是看望別人。就寢前,弟兄們常常有促膝長談,末了再一起禱告,各自盥洗就寢。

 l          尋見

 「我們現今在此享受可愛的你,日復一日更覺你實際,

猶如潺潺流水歸回無垠大海,不知不覺失去在你裏!」

 在那樣的生活中,我們實在找到了人生的歸宿。那時,我們雖然不見得經濟上是寬裕的,但是我們內心深處卻是充滿的,我們雖然工作上不是很穩定,我們人生的方向卻是清楚的。我們藉著聖經的話,找到了人生的光明道路,也藉著這一群一同生活、彼此扶持的同伴,而使腳步走得更穩固。

 現在,當年一起的單身弟兄姊妹們,都成立了家室,也陸續有了孩子。一個一個的家,也都和那時我們喜歡聚集的幾個家一樣,成了服事弟兄姊妹的站口。有的家,正在服事和我們一樣的青年弟兄姊妹;也有的家,服事著召會中的青少年。一個一個的家,都樂意付出時間,幫助人認識主耶穌,也樂意有人來到我們的家,和我們一起過這樣喜樂的生活。

 儘管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會有工作上的為難、養育兒女的辛苦,但是這些事,都不會成為我們的愁苦,反而會成為我們的幫助,因為我們認識了這位主,我們凡事都可以倚靠祂。是祂把我們帶回到人生的正確道路上,我們沒有一個人是在人生路上迷途的。我們遇見了祂,祂是我們棲身的住所,也把我們帶進最美好的結局,更是我們最終的依靠和寄託。

讚美主!祂是我們人生的歸宿!

(台北市召會第31會所藍浩益弟兄2008.10.26福音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