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我的大逆轉

我從小就是個「努力型」的人。

也就是說,我的天資普通,也沒什麼特殊表現,從小到大只拿過一張獎狀,而且那張獎狀很小,比明信片還小。但是我從國中開始,就會自動自發的熬夜讀書,沒有什麼特別的讀書方法,只知道一直讀。後來考上一所中等的公立高中,三年後,再考上一所北部的私立大學。

大學畢業、退伍之後,由於大學讀的是大眾傳播,因此選擇了記者工作。曾經有一位受訪者說,他覺得我是個「努力型」的記者。這意思是,我雖然沒有神來一筆,但是我會努力地去調查很多資料,花很多時間去瞭解事情的背景,也因此做過一些還不錯的報導。

但是,「努力」並不能讓我的人生有意義。

初出社會的幾年內,我努力的工作,也努力的換工作。因為我認為換到大一點的公司、薪水高一點,就是我的成就,就是一種自我實現。但是我卻漸漸發現,這樣的「努力」,並不能讓我感到比較快樂。

換了幾次工作,進入一個規模不小的媒體集團,擔任雜誌記者的工作。當時與同學比較起來,自認為成就還算不錯,但是這樣的「成就」卻是必須付上代價。每個星期截稿之前的熬夜是家常便飯,我常常是辦公室中最後一個關燈離開的。週而復始的截稿、出刊,是個沒有止境的循環,壓力不斷地累積,讓我的笑容愈來愈少。我開始想:「難道我的人生,就只是這樣?」

我想,我再「努力」工作個十年,也許就會做和我的主管一樣的事。他的現在,可能就是我的未來。於是我開始觀察我的主管,我卻發現,他的笑容比我還少。我心中吶喊:「我以後不要像他一樣!」但是,我的未來又該是怎樣呢?我沒有答案。日子依然在截稿、熬夜、補眠中度過。

唱KTV、喝酒抽煙,也不能讓我的人生快樂。

另一方面,一些事物開始填滿我在工作之餘的時間。在朋友、同事、同學們經常的邀約之下,我成為KTV與PUB的常客。一個星期中,我可以有三、四個晚上都在這些場所中度過。從大學開始染上的煙癮,也漸漸加重,常常在半夜一、二點,才帶著滿身的煙味、酒味回家。當時,甚至有朋友提議要去「搖頭店」。但後來由於颱風造成淹水,原本打算要去的「搖頭店」被水淹掉了,朋友也沒再提這件事。

在那段時間,每當回到家,身上是臭的、頭是昏的,事實上,我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快樂。但是,那樣的場合、那樣的生活模式、那樣的一群朋友,似乎已經抓住了我,無法輕易脫身。

直到我遇見神

直到有一天,情況開始轉變,那是從辦公室中一位同事信了主耶穌開始。

這一位同事工作能力很強,是主管器重的人才,但是在工作過程中,我卻也常與她發生衝突。但是後來她信主了,在與人相處的態度上,有很明顯的轉變,變得相當溫和,在辦公室中常常聽詩歌,也常常對同事傳福音。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福音,這位同事的轉變,讓我不禁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一個人可以變化這麼大?

在這位同事的邀約下,在一個主日,我第一次參加基督徒的聚會。在那次聚會中,我第一次發現,這一群基督徒的生活方式,竟然是我從來不知道的。他們是一群平凡的、正常的人,但是他們中間彼此相愛的光景、他們擁有的喜樂,卻是我從未見過的。在那一天,我心裡產生羨慕,心想:「這就是我要的生活!」

命運從此改變

第二次參加聚會,是一場福音聚會,那天聽到一位弟兄在台上說,神要賜給我們一個生命,這個生命可以勝過所有的軟弱。他說,我們原有的生命是有限的、無能的,神的生命卻是無限的、大有能力的。當時我心裡說:「對!我真的覺得我的生命很無能!我想要你說的這個生命!」他又說,要得到神的生命,不用出代價,只要相信,神就白白的賜給我們。我心想:「既然不需要代價,我為什麼不試試看?」

在聚會結束後,已經有些人準備要受浸,那時,雖然我並沒有考慮過是否要受浸得救,也沒有心理準備,但是有位我不認識的弟兄,從後面拍拍我的肩膀,說:「你也可以受浸啊!」我當時竟然就點頭,說:「好啊!」當天,我的命運從此有了轉變。

在弟兄姊妹的服事下,我有了召會生活,也有了一群彼此相愛、彼此關心的好同伴。以前那些唱KTV、喝酒的朋友打電話來邀約,我總是說:「我晚上有教會的聚會耶!」幾次之後,他們就逐漸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新生命、新生活

這樣的生命,讓我有了光明的生活。主耶穌讓我愈來愈有胃口讀聖經、讀屬靈書報,也讓我開始學習服事別人,我雖然常常軟弱,但是主耶穌常常讓我去看望別人、用神的話去餧養別人,讓我藉著供應生命,而剛強起來。

在婚姻這件事上,更是讓我的命運有了很大的轉變。在弟兄姊妹的餧養和教導下,我學習把自己奉獻給基督與召會,包括我的婚姻大事,也信託給弟兄姊妹的服事。於是,我與賢慧姊妹認識、交往、成立了家室。

賢慧姊妹的家族,三代信主愛主,是個屬靈的大家族。一夕之間,我有了主裡的爺爺、主裡的外公、主裡的爸爸媽媽、主裡的弟弟,還有一大群主裡的親戚,遍佈各地。過年時與妻子一同回娘家,當時岳父因病身體較虛弱,但他與我的談話,卻不是談自己的健康狀況,也不是關心我是否有好好照顧他的女兒,他和我談的,竟是對於聖經以及晨興聖言的摸著。

我很清楚,主所賜給我的,都是我原本不配得到的。只是一個簡單的相信,祂就把如此豐盛的產業賜給了我。

若不是遇見神,我很可能會因為熬夜工作,加上抽煙喝酒,換來一身病。也很有可能因為出入「搖頭店」,而成為出現在社會新聞中,被送入勒戒所的犯人。然而,只是因著簡單的相信,我的命運竟然有了美好的轉變。這是何等的大逆轉!

我實在能見證,神樂意把一切最好的賜給我們,而那最上好的,就是主耶穌自己。有了主,就有了一切!

(藍浩益弟兄/2008年9月21日,於台北市召會三十一會所福音聚會見證)

堅定持續,勞苦奮鬥,鐵樹也開花!


『親愛的鈴英姐妹終於受浸了』,這不只是3-2區弟兄姐妹的心聲,更是所有在她身上勞苦過的人所發出的讚美!有什麼比你曾經栽種、澆灌過的人受浸更為喜樂?哪怕你只有默默地在背後為她代禱?哪怕只是你跟她說過一句主的話?哪怕你只在聚會中跟她打過招呼,關心她?主都紀念每一位在她身上所有的花費!

記得我與鈴英姐妹認識的時候,正值13會所增出31會所。那時的鈴英對於主的話不甚敞開,對於詩歌也興致缺缺,遑論『受浸』這件事了。其間許多人也接觸、探訪她,所得到的都僅止於禮貌性的『謝謝』。但隨著高國中服事者調回青職區,就有了改變。

在青職區裡,大家對於同年齡的鈴英,非常有興趣,用各樣的方法(愛筵、戶外、詩歌、見證DVD…等相調)將鈴英帶進教會生活中,那時的她可是主日必到的福音朋友呢。漸漸地,她從用眼睛看詩歌到開口唱詩歌,從用耳朵聽禱告到張口用心禱告,一步步是弟兄姐妹的扶持,更是主的奇妙作為!

其間雖然好多次向鈴英提起受浸,但卻得到一貫的回答-微笑加搖頭,軟性的拒絕我們,弟兄姐妹卻沒有灰心,心中抱定『再撐也撐不了多久』的心態,繼續禱告,持續餵養。

就在9月21日的集中聚會完,照慣例地向鈴英傳輸受浸的負擔,雖然鈴英一樣微笑著搖頭,但姐妹們照著靈裡的感覺不放過她,問她:『妳到底還在考慮什麼?到底還有什麼結沒有打開?』鈴英想了一下,說沒有。『沒有?沒有就快去受浸,妳怎麼知道妳還有明天?受浸要即時!』鈴英終於點頭答應。姐妹們趁著鈴英更衣時,在門外迫切為她禱告,求主護衛她的心思,斷絕撒旦一切的火箭!感謝主,鈴英從今以後不再是客旅和寄居的,乃是聖徒同國之民是神家中的親人。

現在他們家的屬靈比數已由原來的2:2,轉變成3:1,盼望藉著鈴英的得救,許爸爸也能快快得救,因為全家事奉神,實在是榮耀無比!

(3-2區 胡琳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