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從深處敞開,讓主充滿我心懷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中,家裡是拜拜的,農曆七月、過年時候是我們家拜拜的日子。以前我沒有接觸過主耶穌,從來沒有想過會信主,以前甚至有排斥的心態,心想這是外來的宗教,那時候我的心裡就只是「疑惑」兩字。

但在兒時的記憶,從電視中、從朋友中,只覺得基督徒都是笑笑的,看起來像是會發光的人。因為聽過有人曾說:「無論誰打你的右臉,連另一面也轉給他。」所以我對基督徒印象很好。

長大以後,升國中、升高中、升大學、當兵、出社會,經過12年時間,雖然時間經過那麼久,我心裡裝了許多事物,但心靈是空虛的。

我在大學時代,曾經練過跆拳道、跳過熱舞、出過黑豹康輔社營隊,也辦過我們藥學系的迎新、成長營,以前也曾經沈迷於網路遊戲,人家是從早打到晚,我卻是從晚打到早,甚至到了早上5點,就先去買個早餐吃,然後回家繼續打,打到早上8點再去上課。

大學時代該玩的都會玩,我那時候很得意,因為以前學長跟我們說大學要用力玩,我辦活動、旅遊、電玩都沒有少,也很順利的畢業了。感覺我大學沒有白過,玩的很盡興,青春沒有留白。

但是我現在回頭看那時候的我,感覺我的活動很多,時間被填滿,雖然我到處嘗試,總是不得滿足,內心依舊空虛。

等我畢業之後,要考藥師考試,我第一次沒有考上,那時候的我,心裡是很沉重的,因為那張執照,影響了我的未來,是我以後吃飯的傢伙,非得靠它不可。所以我很認真,死命的準備第二次藥師考試,可是那時候我沒有任何信仰,我只能單純憑著自己的信念一直苦讀,那時大概是我這輩子最認真努力的時候。

相隔半年以後,在考試前,我去廟裡拜拜,結果後來考上了。雖然我那時候自認為我就算不拜拜,我也能考的上。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我有空閒就會去拜拜。但是我卻也發現,拜拜只是感覺到內心暫時的安定,那種感覺一下子就會消逝。

當兵時,我抽中海軍的艦艇兵,在蘇澳服役。服役過程相當平安,也學習了很多。那時候的我,真的開始相信,有一位神在我人生的路上保守著我。

直到出了社會,開始工作之後,認識了一位同事,他很熱心的帶我去新店市召會參加福音聚會。那時我吃的很開心,想說怎麼有那麼好吃的愛宴,真想每週來吃大餐。只覺得那是個很好的聚會,聚會中唱詩歌的每個人,都是非常開心,而我在其中,也一直受到感動。所以我也就不排斥來聚會,從那次之後,我的剛硬的心慢慢的被柔軟了。

在朋友的帶領之下,我來到明威弟兄的家中聚會。剛開始的我,大概一個月一次會去聚會,後來變成一個月兩次聚會。漸漸的,我學會呼喊主名,唱詩歌也開始有了享受,聽到弟兄姐妹們的交通,我心裡也非常摸著。逐漸體會到:「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2008年3月28日在董俊男弟兄家有小排聚會,可是那天的我,突然不想去聚會,所以就跟我的朋友暫時分開。那一天晚上,我在漫畫店裡面晃了2個小時,卻覺得自己什麼也沒獲得,內心無比的空虛。等我朋友聚會完之後,從他的表情和他的言談,我感受到他內心的滿足喜樂,與我的落寞形成強烈的對比。從那天起,我就告訴自己,以後有聚會,我一定要到,除非是萬不得已,有不可抗拒的因素,否則我不能放棄聚會。

感謝主,在往後每一次的聚會中,我的心漸漸被軟化。終於,在2008年5月4日的主日聚會,我唱了一首詩歌(補充本:你為何被造),心裡非常感動,很摸著裡面的一些歌詞:

「多少年來,你虛空度日,雖然到處嘗試,總是不得滿足,你的深處豈不覺渴慕,願意敞開,嘗嘗耶穌?」

「何不現在從深處敞開,現在讓主進來,充滿你的心懷,何不現在從深處敞開,呼喊主名,祂必進來。」

當時我覺得,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明明知道自己是多麼空虛,虛度了多少時日,卻沒有任何長進。當時,我心裡多麼的渴慕主,多希望自己內心深處能夠得到真正的滿足!

哦!主耶穌!那天我受浸了,也死而復活了!在我裡面,我了解到,外在的滿足真的很短暫,而且常常是空虛的。長年以來,在我心深處,多麼渴望被充滿,希望自己經過主的話語洗滌之後,內心越來越充實,靈裡越來越剛強,能夠讓主的豐富來填滿我內心的空虛,甚至於滿溢出來。也願主能常常保守我,讓我成為有用的器皿,感謝主!阿們!

(4-1區 黃茂峰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