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5日 星期二

祂的同在是我的把握

約翰福音16章21節:「婦人生產的時候會有憂愁,因為她的時候到了;既生了孩子,就不再記得那苦楚,因為歡喜世上生了一個人。」

這一週來,幫「藍色小精靈」換尿布、餵奶、抱著他,有一種奇妙、喜悅,與不真實的感覺。結束了懷孕的過程,進入下一個階段,是主的手,不斷的扶持與保守。

記得知道懷孕的時候,浩益弟兄與我,就把腹中的胎兒奉獻給主,知道這是主所賜的產業,是主託管的,也是屬主的。我們希望他就像撒母耳一樣,在母腹中就分別給神。我們常常為著他奉獻,希望他有好的性格可以服事主、有好的個性可以接觸人,希望他成為我們過召會生活的幫助,即使我們奔跑的速度會變慢,向著主的心願卻不減弱。

感謝主,使我在懷孕的過程裡,沒有孕吐,身體上也沒有太大的不適。在各樣的聚會與交通上,我常求主給我夠用的體力,與強的負擔,跟上召會的帶領與腳步。主也聽我們的禱告,使我有恩典,應付每一天的需要,過每一天的生活。

從來沒有一件事,像生產這樣,充滿不確定性,不知道那日子什麼時候來到、用怎樣的方式、有怎樣的徵兆。對我這種事情最好有計劃的人而言,除了仰望主,沒有其他的路。弟兄和我常在睡前,為生產禱告、為孩子禱告,我們知道主會在最適當的時間,讓他出來跟我們見面。禱告完,才能卸下我的害怕與憂慮。

七月八號早晨,似乎有點預兆,打了電話問盈穎姊妹,她要我到醫院檢查。她與英碩弟兄開車送我到醫院的途中,他們就開始為我禱告。浩益弟兄也從上班的地方趕來醫院,與我們會合。在整個等待生產的過程,我沒有哀嚎、也沒有鬼叫,就是不斷的呼求主名,裡面一直浮出:「那時,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徒2:21)以及「女人…必藉著生產得救。」(提前2:15)

當浩益弟兄還在簽一堆文件時,我就在錯愕、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被推進了產房。生產的疼痛,不是筆墨可以形容的。當我躺在產檯上,覺得那樣的疼痛,似乎快不能忍受。可是我想到,主釘在十字架上,祂所忍受的痛苦,一定比我更加倍。我想到主也想叫這杯離開祂,主一定很想逃走,卻因為愛我們,忍受極大的苦楚。所以我求主,求祂的同在不離開我。就在不斷的禱告與呼求裡,小精靈就出生了。當護士抱給我看的時候,我裡面的感覺就是「感謝主」。

小精靈出生後,一切的狀況都好,他是主耶穌的羊,他有許多弟兄姊妹的代禱。這一週以來,他的確很乖,我開始適應新的生活。從新手媽媽的笨手笨腳,操練搞清楚他的需要是什麼。有時候不知道他為什麼哭,有時候抓不到他喝奶的姿勢,每天都搞不清楚他的作息。可是我裡面有一股力量,從源頭而來。我在餵他喝奶的時候,為他禱告,也為青職區的弟兄姊妹們禱告。這樣的禱告,使我心裡覺得喜樂。

雖然我不知道以後的日子會變怎樣,可是求主使我有負擔,先顧到神家的需要。我知道,當我為著主的時候,祂也為著我。謝謝弟兄姊妹們的扶持、關心,在身體裡為我們的代求。我們願意在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始,重新的奉獻,更把這個家,擺在弟兄姊妹中間。(賢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