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配搭增區行動 大有盼望



感謝主!今天我還是4-1區的弟兄──劉尚儒!在整整一個月後,我將與幾位弟兄姊妹一同增區到4-4區。

剛得知我將被增出去的消息,實在是讓我覺得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先是不捨,然後才有喜樂的感覺。但是感謝主,我們能在配搭裡有分於增區的行動,是大有盼望的。我們的盼望不在人的身上,應當在主身上。『願你城中平安,願你宮內興旺。』(詩篇122:7)我們相信主的應許,將祝福以增區為導向的召會,使我們得著加力,並寶貝這樣的召會生活。

我得救於去年的十月十二號,至今約有半年之久。還記得剛得救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每個星期的讀經聚會,因為自己讀聖經往往無法很透徹的了解,必須藉著弟兄姊妹的分享,才能得著亮光。每一次讀經聚會結束後,我都帶著豐富的基督回家。

平日因為需要顧及學業,假日又需打工賺錢,說實在的,當時我並沒有完全將召會生活當作至寶,反倒因為自己沒有享受,而認為有些聚會只是盡個義務。我也承認那時自己不夠認識主,在我的價值觀裡,認為這世界的價值比主還寶貴。

我還記得有一次,弟兄姊妹來到淡水相調,還特地來我工作的地方等我下班,然後我們一起相調。特別記得最後要回去的時候,弟兄姊妹為我代禱,求主釋放我的時間,並有份於祂召會的建造。當弟兄姊妹希望我換一份工作,並將聚會的時間分別出來時,當時我的內心真的有些掙扎,不知如何取捨。

但今天我能見證,在這世代的潮流中,灌輸了我們許多不正確的價值觀,很多人都為著追尋永無止境的慾望而浪費生命,甚至賠上性命。『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魂生命,有甚麼益處?人還能拿甚麼換自己的魂生命?』(太16:26)感謝主,今天我只是放棄一個小時95元的工資,就可換得寶貴的正常召會生活,實在是太有價值了。

我有個同學,他在三年前將我的第一隻手機摔到地上,從此我就開始討厭他。不論他做什麼事情,我都用放大鏡將它無限放大。但是我發現,因著在聚會中享受主的話,改變了我這個人。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發現我已經不討厭他了。現在我知道,關鍵就在於我享受了主,是主使我今天能夠向這位同學傳福音、邀他來聚會。他也已經答應,願意來參加我們的聚會,感謝主。

『你們若嘗過主是美善的,就必如此。』(彼前2:3)記得崇恩弟兄、玉蘭姊妹還沒到大專區配搭時,主日聚會時常能看到玉蘭姊妹、宣霈姊妹很有負擔的站起來交通。起先我很好奇,為甚麼他們能夠這麼有負擔的站起來。

但在一場主日聚會中,我明白了,神創造我們,是為了使我們成為供應生命的管道,是為著流露祂的豐富。這管道必須有一個入口、一個出口。一面接受神的豐富,另一面將這豐富流到弟兄姊妹和福音朋友中間。當我們享受主到一個地步,被神聖生命充滿,直到滿溢出來時,就能將這豐富供應給別人,也就能為主申言、建造召會。何等喜樂!願神的恩典與祝福在我們身上更加洋溢。

(劉尚儒弟兄)

增區全人大復興

因主的帶領,我來到了4-1區,與弟兄姊妹們一同的配搭服事,在這段甜美的屬靈生活中,使我恢復了對主起初的愛,同時我也改變了許多,我不再憑著自己做事,也不再追求屬世的享樂,因為主是我唯一的至寶,我所要盛裝的乃是主,而不是別的事物。

回想當初我恢復時,是去年的四月,現在已經快一年了呢!因主的憐憫,使我不再走下坡路,讓我遠離死亡線,如今的我乃是唱著上行詩,與弟兄姊妹們一同奔跑屬天的道路。

感謝主!我們增區乃是為了帶進更多的新人,聽到這次區裡要增區,真是滿了負擔,雖然得知自己要被增到4-4區,但我靈裏卻滿有說不出來的喜樂,因為不管增到哪裡,我們仍就是在同一個身體裏,有著同樣的目標、同樣的異象。

對於未來的4-4區,我願意全人擺上,同時我很摸著『因為神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乃是能力、愛、並清明自守的靈。』(提摩太後書1:7)且在一切的服事上,有主做我的信心,因為有主在我裡面,所以我能。

求主讓我在4-4區中,使我的屬靈生命有更多的變化,並且對主有更深的經歷,同時我也要宣告,在增區之後的一年內,我至少要帶一個人得救,求主紀念。

(林千鶴姐妹)

阿們神的呼召

感謝主,知道要增區時,裏面是平靜的,因為不論主怎樣行,總有祂的美意,所以我只管「阿們」。

【4/3晨興中】

小旭姐:「緯菁!我們5/4要增區了!」

我:(耶!保…保持鎮定)「阿們!」

小旭姐:「將來的4-4區會增在我們家!4-1區會有志傑、尚儒、劉喆、千鶴…被增出來;我們3-2區有振洋、美欣、莊橋…」

我:「阿們!」

小旭姐:「還有妳!」

(愣了一下)「阿…阿們!」

【4/4相調,台北→基隆路上,浩益哥車上】

賢慧姐:「緯菁,妳知道要被增出來時,裏面有什麼感覺?!」

我:「感謝主啊,不增區就沒有路。所以當小旭姐跟我說(我要被增出去)的時候,我就是阿們。」

賢慧姐:「那如果是妳留在原來的3-2區呢?」

我:「…那也好啊,我相信主這樣作一定有祂的美意…」
「在3-4區要增區時,我以為我會被增出去…。知道要被增出去的鈺婷姐,反而嚇了一跳。經過交通後,都覺得主作事很奇妙,預想會被增出去的,結果留下來;沒想過會離開3-2區的,反而被增出去…」

我:「不過,以前我一直認為我會和明威哥、韶菁姐聚會聚到老呢!」

大家的笑聲:「哈哈…呵呵…」

浩益哥:「哈…我可以想像那個畫面!」
  
感謝主,如今第二波的增區我也有份。在和鈺婷姐交通後,我們各自都調整了心態。順服就是蒙福,不論教會怎麼帶領,我們只管跟隨就對了,不要有太多自己的想法,說不定神要藉著這些環境使用我們、向我們說話。

被增出去雖有喜悅更有不捨。想到親愛的3-2區弟兄姐妹,聚會這麼久了,今要分離卻不是真正的分離,因為我們都是主身上的肢體,同活在主身體中。

「當我們小區調到難分難捨的時候,也就是增區的時候到了」…賢慧姐的話言猶在耳。但願我們都能承接主的託付,儆醒預備靈,出去得人得地,讓常存的果子充滿祂的召會!

(莊緯菁姐妹)

病痛中神與我同在

這一天,很害怕的到來...因為一年前也是同樣狀況,躺在床上,什麼也不能做,就是一個人靜靜的躺著,看著周遭比你更慘的人。因為痛得無法忍受,只好投降於自己的堅強,凌晨五點多,趕緊梳洗整理一下 ,叫了車直奔醫院急診室(慌亂中我還拿了新約聖經放在袋中呢...)

凌晨的醫院有點冷,護士冷,醫生也冷。為什麼我要一直堅持不要半夜來掛號呢?就是怕遇到二十幾年前的狀況。半夜的醫生都是實習醫生,我害怕又被誤診了!抽血、驗尿、照x光片...一連串檢驗後就開始打點滴。我心想,「這一躺大概又要一天了吧!」一開始,醫生問我「要不要插『鼻胃管』?」只覺得「天啊!那是什麼東西?哪有醫生問病人要不要的,如果真的必要,就對我說,哪知道那是要幹嘛?當然是能不插就不插啦!」

連著二天沒睡好,在醫院裡的我睡得特別熟,連浩益弟兄及賢慧姐妹來了,我都不知道。 醫院裡的哀嚎聲沒停過,看看躺一整排的病人,在醫院,就是躺躺睡睡、接電話,看著其他人,禱告、讀經,想著去年,想著今年,同樣的病痛卻有不同的心情...,沒想到很快也過了一天,越到傍晚來探望的姐妹越多,但我還是不能出院,心裡著急,許多姐妹們不斷的打電話慰問我的狀況,我知道又讓他們擔心了!

終於照了第二次x光片,醫生說情況有些好轉,但要我在醫院吃完土司、用藥後觀察一下,沒事才能走。晚上八點多,醫生說可以留下來繼續休息或是出院,於是我便出院囉!感謝主!再一次讓我經歷了祂復活的大能...。弟兄姐妹們不斷地為我禱告,我也一同為受病痛之苦的弟兄姐妹們代禱,願主這醫治人的手,讓我們在苦難病痛中經歷祂、呼求祂,祂必定應許保守我們!2008年,大家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需要更多的體力及健康,才能好好的服事人!

(王鈺婷姐妹)

藉著環境經歷神能

感謝主!2008年實在是值得紀念的一年!從一月一日第一天起,我們親愛的美欣姊妹產下張豫小弟兄。從此,我們就開始經歷「儆醒」禱告的生活,張豫小弟兄成為我們3-2小區眾人的拯救。因為,藉著他,我們與主連結更深更緊密。我們沒有人感到軟弱,只有禱告更多。也藉著眾人的禱告,轉成了小弟兄的救恩!讚美主!後來,親愛的浩益弟兄出了車禍,鈺婷姊妹也因腸胃問題急診住院,更加深我們在主面前的仰望,求主帶領我們經過死蔭的幽谷!感謝主!弟兄姊妹都經歷了死而復活,以及主保守的能力。

就在我們感謝主拯救了我們弟兄姊妹的時候,先是敬敬高燒好幾天不退,半夜急診兩次,後來終於好轉。二月一日,我們家的董恆小弟兄住進了醫院。因為不住的腹瀉一整夜,已經有脫水現象,醫生立刻叫我們住院。這時,恆恆開始有血便,並且腹痛的情形越來越嚴重。我看著他眼淚一滴滴的滑落臉頰,我感到無比的心痛。但是,我也只能藉著呼求主來求祂拯救!這時,我想起主的話:「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於是,我叫恆恆開口跟我一起呼求主!「哦!主耶穌!哦!主耶穌!」看著恆恆慢慢平靜下來,心裡真是充滿感激!

進到病房之後,恆恆的腹痛及血便越來越嚴重。看著他一個小小的人,用盡力氣哭喊「痛呀!好痛啊!痛痛痛痛痛...」,我真是難過!但我仍然鼓勵他呼求主!那一天陪他坐在馬桶上呼求主的景象,如今依然歷歷在目!後來,非常感謝主!主治醫生很快的判斷是沙門氏菌感染,立即插管治療。經過一天,症狀減輕多了。因為細菌並沒有侵入血液,恆恆也恢復進食(醫生說這是最難突破的一步),我們就在二月四日高興的出院了!可以回家過除夕了!(終於可以回家照顧箴箴,她也發高燒兩天了)當時,同病房另一床的小朋友因為輪狀病毒也是同一天住進醫院,卻無法回家過年!我真是感到經歷了主的同在保守及看顧!神主宰一切,叫愛祂的人得益處!

除了感謝主之外,也非常感謝弟兄姊妹的看望、扶持及代禱!這些馨香的禱告成了我們的救恩!我深深感到不能沒有身體,身體的禱告是會蒙神垂聽的!我們需要經歷身體的救恩!雖然這次沒能參加展望交通,但增區這道聖靈的水流卻藉著弟兄姐妹流到我們的家,真是主憐憫!哈利路亞!讚美主!另外,主還藉著孩子們的生病,讓大伯跟婆婆一起上來台北過年,成全我們多年的禱告,主真是有智慧!

(董王旭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