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敞開自己 喜樂無比

我是3-2區的許鈴英姊妹,今天能站在這裡為主耶穌做見證,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

我是今年9月21日受浸得救的。但是其實啊,我在7年前就已經接觸到31會所的弟兄姊妹了。起先是我的母親被尋回後,在第一大組的楊媽媽家聚會,她也就帶著我一同去參加主日聚會,一次、兩次、三次,說實話,那時候真的覺得這樣的聚會超級無聊的,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我寧願在床上睡的飽飽的。

所以後來母親邀我去聚會,都被我拒絕。母親甚至還會利用溫情攻勢或是利誘,不過還是被我斷然拒絕。眼看這樣沒用,就換同區裡的其他弟兄姊妹,像是賢哲弟兄、衍雯姊妹來邀我。後來妹妹鈴宜得救了,也來邀我,還有在座的許多姊妹,都曾經邀約我參加主日聚會。非主日聚會時,大家也會邀約我去各個家裡愛筵、唱詩歌、讀信息、出外踏青相調,或是到家裡來探望我,就是想盡各樣的方法,要讓我認識這位主耶穌。由於不好意思拒絕,所以會答應並去聚會。

不過,因為這樣的聚會對我來說真的一點都不有趣嘛,就是不懂,在一場聚會中一首詩歌幹麻要唱十幾次,不煩喔,我都煩死了。喊主耶穌也要一口氣喊個十幾次,不很愚蠢嗎?聽到大家講的信息時,心裡總是OS:拜託喔!你們大家理性點,簡直就是迷信。

這幾年裡,各式各樣的聚會都曾參加過幾次,她們也自然而然跟我提到受浸這件事,當然所有的答案千篇一律都是堅定又斷然的說:「我不要」。次數一多,就想:「煩不煩啊,不要就是不要啊。」後來只要一接到電話是來邀約我的,我就很反感。他們邀約我時,我表面上都是「好好好」,可是每次他們都被我放鴿子。我也就都不聚會了。

後來會再回來聚會,是因為去年5月時的一場小車禍,有動小手術,透過鈴宜的關係,劉喆姊妹來家裡幫我做換藥的服事。在那之前我僅僅只見過她一面,連話都沒說過幾句,簡直就是陌生人。可是她卻願意每天(是天天喔)下班後9點、10點了,還來家裡幫我換藥,並長達一個月之久。

你知道嗎?這讓我真的有點匪夷所思,怎麼她肯為一個陌生人這樣的付出?是職業病嗎?白衣天使的心態?雖然這樣想,但我真的很感激。當康復後,她邀約我去聚會時,我沒有理由,更不能拒絕,所以開始在逸飛及宣霈這個家裡聚會。

起初只是因為恩情,所以會去主日聚會,但不是出於自願,所以每次總是姍姍來遲、匆匆離去,也會拒絕她們的邀約,提到受浸時,更是一樣的答案。後來透過幾次的外出相調,可能是大家年紀相仿的關係,讓我把她們當成是朋友一般。覺得跟這群弟兄姊妹在一起,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從相調的事上,我看到她們的不同。每次相調總是會發生一些事,例如迷路啦,相約在某個地方,錯過了啦,晴天又突然下雨啦,意見不同啦,太多的狀況了。以往和同學朋友們出去,也會遇到類似的情景,我的同學朋友當中就是有人會發脾氣,壞了大家出遊的興致。可是在這一群弟兄姊妹身上,我總是看見,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依舊是喜樂洋溢,敞開自己大聲的為主說話,大聲的唱詩歌,大大的釋放靈。這讓以往都不願意敞開自己的我,有那麼一點點將緊閉的心門打開了。

後來宣霈姊妹開始陪我禱告,起初也是不願意開口,但是姊妹總是不厭其煩的先為我禱告,也慢慢經歷了相調的召會生活之後,也就跟著有樣學樣的禱告了。姊妹也陪我讀晨興聖言,讀的過程中,雖然我都明白書裡所說的事,但每當姊妹問我有沒有特別摸著的地方、摸到神的地方,我也都回答說沒有。有一次她反問我說:「你知道為什麼沒有摸到神嗎?」很奇怪的,我回答她說:「因為還沒有受浸的關係嗎?」她說:「對。」我就想,真有那誇張嗎?這個問題也就先擱著了。

除了聚會相調之外,下班後,姊妹們也都會適時的在我累到洩氣的時候,帶著甜點來探望我,陪我唱首詩歌,就這樣接受她們不間斷的餧養合愛心,持續跟著她們過了一年多的召會生活。

受浸那天的情形,我一直未能忘記。當我在浸池裡,一同過召會生活一年多的弟兄姊妹們一個個輪流幫我禱告,心裡的悸動真的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受浸完成,換好衣服出來後,劉喆姊妹更是抱著我痛哭。日後,其他小區的弟兄姊妹見到我,更是恭喜聲不斷。我覺得這明明是我受浸,怎麼大家比我更激動、更喜樂、更榮耀,這樣的愛讓我覺得越來越奇妙。

以前的我,總是覺得聚會很無聊;現在的我,卻喜樂地與弟兄姊妹一同過召會生活。以前的我,覺得信息所言根本是胡扯、覺得聖經裡所寫的就是神話而已;現在的我,卻已篤定相信聖經是神所說的話。這樣的改變,實在是因為遇見你們這群愛主的弟兄姊妹,因為你們愛主,也用此愛,愛我何其深遠,應時並且多方供應無限,常激勵我向前。我們能愛主,更是因為主耶穌愛我們,祂在七年前讓我遇見祂,雖然一次次被我拒絕於心門外,但祂從不放棄,藉著一位一位愛祂的弟兄姊妹,來將我尋回,回到神的家中。

對,我的確是回到神的家中。這讓我想到一件事,胡琳的表哥對胡琳很好,很疼她,買東西給她,吃完自助餐幫她丟垃圾…。有次我就跟胡琳說:「真羨慕你有一個哥哥,我從小就好希望有一個哥哥能疼我,哈哈,現在已經來不及了。」胡琳回答說:「來得及,你已經有了!」我一臉狐疑的看著她,她說:「你已經有飛哥了!」這話,讓我滿了「阿們」。感謝主,的確我已經有了,而且不是只有一個哥哥,是好多好多個,還有姊姊妹妹們呢!在主裡面,我有你們這些彼此扶持相互信任,一同追求生命長大的家人。

受浸至今,我從沒有後悔,並且更積極的過召會生活。從前下班後,我只想快點回家休息,更別說要參加週間的小排或禱告聚會了。如今,就算再累,都要到弟兄姊妹中間一同享受主。就像已過的這一週,我的工作很忙碌,天天加班,每天的工作時數不下12小時,下班後簡直就像顆洩氣的皮球,但我沒有想快點回家睡覺,反而想要與弟兄姊妹們一同唱詩歌、一同讀主的話、吃喝享受主自己,這樣的聚會是我的打氣站,讓我這顆洩氣的皮球充滿了氣;是我的加油站,讓我這輛跑不動的小車,滿了油,隔天繼續打拼。我再也不會被工作壓力打敗,也不會再因為操勞過度而累翻了。

乃是我們的神,是那靈,賜給我生命,我已經有了基督作我的生命、作我生命的供應。祂也是光,光照我前方的路程,背負我一生的道路。我知道我有主做我的把握,做我的依靠,祂背負我的軟弱,醫治甘甜。

我想跟在座的福音朋友們說,7年前我沒有敞開自己,一旦真的全然將自己交出來,交在神的手裡,我現在真的是喜樂無比。因此天天喜樂的秘訣沒有別的,乃是要敞開你自己,順服必定蒙福、蒙神的恩典。一首詩歌的幾句話送給你們:「這是我們親身故事,凡蒙愛者都能證實,願神的愛向你傾倒,當你嚐到這愛奇妙,你也會稱道。」

我的見證,是我的親身故事,我已經嘗到這愛的奇妙了,並且在這愛裡天天享受恩典祝福,令我不住稱道。我也希望諸位福音朋友們,能有自己的親身故事,都能嘗到這永不磨滅的真愛。

(許鈴英姊妹2008/11/16福音見證)

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迷失的羊回到主的家

感謝主的恩典,讓我這隻迷失的羊回到主的家!感謝銘璟姊妹和年華姊妹把我帶到主的面前,讓我認識了基督和親愛的弟兄姊妹。我是3-3區的林美玉姊妹。今年的9月21日,我受浸了。在那天之前,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基徒..。

在還沒離開上一個工作之前,我常常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更何況參加主日聚會和小排聚會。但銘璟姊妹和年華姊妹卻契而不捨,每逢快到星期五或星期日時,我都會接到她們的電話問候我。並邀請我參加她們的聚集。但因為工作的關係,實在沒有時間,要不然就是太累了!所以之前她們多次的邀約,我卻只去過兩、三次聚會而已。

直到有一天,我離開了那是非之地(之前的工作環境,我姑且稱它為地獄!!)。就一邊休息一邊找新的工作。後來想說,既然不想再遇到像之前地獄般的工作環境,乾脆那就自己創業吧!感謝主的奇妙安排,因著時間的釋放和自己創業需要朋友一起幫忙,我居然自己主動和銘璟姊妹和年華姊妹連絡!現在想想,真是"自投主網"阿!!再次感謝主的恩典!

9月21日當天原來只是想與弟兄姐妹唱唱詩歌、吃吃愛筵,過著喜樂的一天。沒想到那天,主另有安排。會後姊妹們圍繞著我,為我禱告,也把自己所經歷的這位叫人喜樂有力量的主耶穌,介紹給我。聽著聽著,我就跟著姊妹們去浸池裡受浸了,真奇妙!沒想到自己的一通電話,讓我在9月21日接受了主耶穌!

我覺得這次的受浸有點突然,有點意外,但聖經中說,我們的受浸得救是神在創立世界以前就已經揀選我們,預定我們,要我們成為祂的兒女,......若是照著聖經來看,我的受浸得救實在一點也不突然,也不意外!

我得救之後,週週都過著正常的召會生活,也與姊妹們常常讀主的話,雖然我現在住在淡江大學附近,但我卻週週都參加小排和主日聚會,也有參加各式各樣的相調,我很願意與弟兄姊妹們在一起,一同過著喜樂的召會生活.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覺得主很奇妙!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最近的經歷:我現在正在創業,因為會擔心沒有生活費而加減作作擺攤的小生意,有一次我跟惠芬姊妹說:這星期五的小排聚會我不能去了,因為週五的晚上擺攤的生意會特別好!於是惠芬姊妹就說了一個十三會所姊妹的見證給我聽,她說,姊妹也是開店的,每個星期天都是店裡生意最好的時候,但姊妹每到主日,就把店裡的鐵門拉下來,然後去參加主日聚會,因為在她裡面有一種信心,相信主必有預備.這些話叫我回心轉意,所以星期五的小排我還是去了.

但是又有一次到了星期五的小排聚會,因為前幾天生意不好,心中就很掙扎,想說可以用週五晚上擺攤的機會多賺一些回來,所以跟惠芬姊妹說星期五的小排聚會我不過去了,姊妹因顧到我的感覺也只有說好.

結果那天悲慘的事發生了.......照道理來說星期五晚上人應該最多,買氣也應該最旺吧!但是主好像那天晚上為了我的緣故,把所有淡水捷運站附近的客人都支開了,我連一塊錢都沒有賺到,更慘的是,淡水的天空竟然下起了毛毛雨!(事後與弟兄姊妹們交通,才知道那天晚上台北天氣很好!)
古人說:"千金難買早知道",那時心裡只想大叫著:早知道就去參加小排聚會了~~~

(林美玉姊妹)

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如何在婚姻的事上蒙主的帶領-順服就是蒙福

我和弟兄是在2007年5月12日結婚的,至今有1年半了。這1年多的婚姻生活,我能見證,將婚姻奉獻給主是最聰明的選擇。雖然身旁的弟兄不是最好的,確是最適合自己的;因為那是主為我揀選的。2004年的青職特會,我和幾位姊妹都參加了那次的聚會。在那次的奉獻中,我們都將自己的婚姻及未來的家都交託給主。之後,常和幾位伴一同為我們的奉獻有禱告。讚美主是聽禱告的主,後來我們這些姊妹都在召會中成家了!

我全家信主,從小在教會長大,日子過得很平順,對主沒有太多主觀的經歷。但主卻讓我在與弟兄婚前的交通中,對祂有深刻的經歷!我結婚的晚,對”婚姻”要求完美;對於另一伴,也很有我自己的標準和想法,抱著”寧缺勿濫”的心情,讓服事我的弟兄姊妹,在我結婚前,為我操了許多心。剛認識弟兄時,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因為和我心裡所想的,實在是……差太多了。第一次約會,我就準備讓他出局。服事的姊妹告訴我,興國弟兄家裡都沒有女孩子,不知道如何跟女生相處,叫我再給他機會!姊妹還說,若是出於主的,主必成就,要我好好想一想。幾次之後,我還是覺得不行,想打退堂鼓,姊妹就找我交通。想出了一個辦法;她要我把不滿意弟兄的部份,都一點一點的列出來,(前提是要在主面前好好有尋求)彙整10點之後,再去找她交通。我就很認真的列出10點,去找姊妹交通了。結果,到了姊妹那裡,姊妹一一和我有交通、並帶著我禱告。奇妙的是,所有的問題在禱告之後都消失了。

人的心,一旦被自己的好惡所蒙蔽,就不在光中,也不得見光。10個月之後我還是和弟兄中斷交通了!那時父親住在醫院裡,他一直不同意我做的決定。他覺得如果停止交通,興國弟兄可能會承受不了!我跟父親說: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死給他看。父親那時無奈地說了一句話:女兒,你贏了,隨便你好了!但是我真的贏了嗎?就如雅各一樣,他雖然摔贏了主,主也在他的大腿摸了一把。自從停止交通之後,許多的試煉也就跟著來了。先是公司內部業務調度上的問題,我的工作份量加重,身體也出現狀況~~那時我得了慢性咽喉炎,開口說話成為我最痛苦的事(偏偏我的工作,有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接電話)!身體上的病痛加上情感的試煉,使我的生活滿了痛苦。秉剛弟兄夫婦及時找我交通,鼓勵我無論遇到什麼樣的環境,都要喜樂。美惠姊妹非常掛念我,她在全時間受訓時,還常常為我和弟兄有禱告。一從全時間下來之後,也馬上找我交通。除去我心中的帕子,幫助我看見弟兄身上的基督,也除去對弟兄的成見。更提醒我,神雖然是樂意賜祝福,但若是我不看重,祝福就會從我身上溜走,到那時,我就後悔莫及了!

感謝主~~因著有這麼多關心我的弟兄姊妹,我和弟兄又恢復交通了。我能見證,這次的恢復叫我不再靠自己的感覺和想法,而能常常用另一種眼光和態度來和弟兄相處,雖然過程中還是有一些令我不滿意的事發生,但是我開始學習欣賞弟兄,並仰望神,也為這樣的交通及未來將要成立的家禱告尋求。有一件奇妙的事,就是弟兄在結婚聚會的前兩天,因著要幫我搬家,從我家的樓梯間摔了一跤,我相信這是神的恩典與安排,叫我們的婚姻生活有了一個非常甜美穩固的起頭!婚後的生活,滿了喜樂,弟兄真的是很愛我,公公待我如同女兒一樣,我不用每天下班回家趕著做飯,因為公公都做好了。晚上有聚會時,也不用擔心沒有時間洗碗,公公總會顧到我的召會生活,催促我趕緊去聚會,他會來善後。平時有空,弟兄也常幫我做家事。我真是能見證,把婚姻交給主真是最上算的選擇。因為主豫備的,主必會保守。也感謝在我們交通中,一路扶持我們的弟兄姊妹。我還記得其真姊在我們交通時,跟我說得那句話『姊妹是弟兄的幫助者』。每當我受不了弟兄的一些行為,快要發火時,這句話常會在心裡亮起,幫助我趕快轉到靈裡。姊妹們,願意你們也能和我一樣,做一個聰明又順服的姊妹,讓自己也能在婚姻的路上,蒙神祝福!感謝主~~ (3-3小區 董文惠芬姊妹)

如何在婚姻的事上蒙主的祝福—奉獻並交託在召會手中

我在96年5月12日與姊妹結婚,到現在已滿一年半了。我也能見證主對我們的婚姻生活實在滿了祝福與保守。我因為工作環境的關係,對婚姻滿了恐懼,有很嚴重的”恐婚症候群”。雖然我早在民國86年年初就己經開始注意姊妹了,但也只是擺在心裏,沒有任何的表示。我個人對婚姻的宣告可追溯到民國91年麗園會館的新春集調,那時我也不知為何會當著千人面前,衝上去向主宣告要一個姊妹。至此以後,也感謝一些關心我的聖徒為我介紹姊妹,但都不了了之,最後都沒有下文。

我與姊妹的交通開始於民國94年8月中,第一次的約會地點是在士林官邸,因為我過度緊張,我的表現不是很令姊妹滿意,那次姊妹就很想把我三振出局,好在有老僕人的扶持,並跟姊妹有交通,不然我到現在還是王老五一個。由於我家中幾乎都是男生,沒有女生,實在不知道要如何與女生相處,雖然已經與姊妹開始交通了,但我常常無法得到姊妹的歡心。在我與姊妹開始交通之後的十個月,我們之間因某些原因暫停交通將近半年。

96年的年初,在一些關心我們的老僕人扶持之下,我和姊妹又開始恢復交通。這次的交通真是滿了主的祝福!我和姊妹間的相處,有了180度的轉變。姊妹不再凡事看我不順眼,反而能用不同的眼光來欣賞我。之後我們也開始進入婚姻的各項交通,由於雙方的父母都是在召會中的聖徒,有關結婚的大小瑣事,他們都願意交給服事的弟兄姊妹來處理,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快一點。這是我們最感謝他們的地方,讓我們在婚前的豫備上,沒有多少阻攔。

就在結婚前二天,我到姊妹家裡幫忙搬東西。結果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造成左手腕骨折,讓很多弟兄誤以為我是被姊妹”家暴”。其中的經歷,峰迴路轉,我一輩子都很難忘記!我與姊妹先到萬芳醫院掛急診,骨科醫生說要開刀動手術打鋼釘,至少要住院三天且石膏要等半年後才能拆。我一聽到要住院三天,我那時心想再過二天就要結婚了,如果要住院三天,我躺在醫院,我要如何參加自己的婚禮呢?我那時差點就昏了過去!當時的萬芳醫院,也沒有空的病房可以使用。姊妹趕緊聯絡她在三總當主任的舅舅,即時把我轉到三總的內湖院區。感謝主的保守,就那麼巧,三總骨科大夫,剛好就是姊妹舅舅的同學;又正好在手術房裡,我一進到三總,就直接被帶進手術室裡,醫生就把我的手拉一拉,打上石膏,當天晚上,我就出院回家了!結婚當天,我雖然左手打著石膏,但因為穿著長袖的西裝遮住了左手的石膏,下午的結婚聚會及晚上的喜宴我都是如此穿著,大部分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的左手打了石膏。

因著有這樣子的經歷,讓我們的婚姻生活,有一個美好的起頭。由於我左手受傷的關係,生活上許多的細節,我都非常需要姊妹。例如:穿衣服、鞋子;穿襪子、綁鞋帶;甚至洗頭等等,都需要姊妹來幫忙。姊妹那時成了我最大的幫助者!我真能見證,把婚姻的主權奉獻出來,並交由老僕人的扶持(師母、負責弟兄),婚姻生活都能滿了主的祝福。

我們至今結婚己滿一年半了,我與姊妹住在家中,也過著正常的召會生活,諸如晨興、禱告聚會、活力排、小排、在職成全、探望聖徒或福友等等,我們都互相配搭。姊妹也成為我生活中的好配搭,我的衣服也不再縐縐的,也不再亂丟亂塞。我在與姊妹交通前,因為心裏障礙而不敢開車。但與姊妹恢復交通之後,我終於突破了將近20幾年不敢開車的心裏障礙。至今,我不再害怕開車,還常在小區裡有車輛配搭的服事。

我們的婚姻生活滿了主的祝福,我從2002年的宣告(向主要個姊妹),到2004年台大巨蛋體育館青職特會的會後奉獻以及按手聚會,我都將婚姻的主權交託了出來;再經由眾聖徒與老僕人的扶持,以及弟兄姊妹的協助,我們結婚至今真是幸福又快樂,感謝主的保守!(3-3小區 董興國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