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我的大逆轉

我從小就是個「努力型」的人。

也就是說,我的天資普通,也沒什麼特殊表現,從小到大只拿過一張獎狀,而且那張獎狀很小,比明信片還小。但是我從國中開始,就會自動自發的熬夜讀書,沒有什麼特別的讀書方法,只知道一直讀。後來考上一所中等的公立高中,三年後,再考上一所北部的私立大學。

大學畢業、退伍之後,由於大學讀的是大眾傳播,因此選擇了記者工作。曾經有一位受訪者說,他覺得我是個「努力型」的記者。這意思是,我雖然沒有神來一筆,但是我會努力地去調查很多資料,花很多時間去瞭解事情的背景,也因此做過一些還不錯的報導。

但是,「努力」並不能讓我的人生有意義。

初出社會的幾年內,我努力的工作,也努力的換工作。因為我認為換到大一點的公司、薪水高一點,就是我的成就,就是一種自我實現。但是我卻漸漸發現,這樣的「努力」,並不能讓我感到比較快樂。

換了幾次工作,進入一個規模不小的媒體集團,擔任雜誌記者的工作。當時與同學比較起來,自認為成就還算不錯,但是這樣的「成就」卻是必須付上代價。每個星期截稿之前的熬夜是家常便飯,我常常是辦公室中最後一個關燈離開的。週而復始的截稿、出刊,是個沒有止境的循環,壓力不斷地累積,讓我的笑容愈來愈少。我開始想:「難道我的人生,就只是這樣?」

我想,我再「努力」工作個十年,也許就會做和我的主管一樣的事。他的現在,可能就是我的未來。於是我開始觀察我的主管,我卻發現,他的笑容比我還少。我心中吶喊:「我以後不要像他一樣!」但是,我的未來又該是怎樣呢?我沒有答案。日子依然在截稿、熬夜、補眠中度過。

唱KTV、喝酒抽煙,也不能讓我的人生快樂。

另一方面,一些事物開始填滿我在工作之餘的時間。在朋友、同事、同學們經常的邀約之下,我成為KTV與PUB的常客。一個星期中,我可以有三、四個晚上都在這些場所中度過。從大學開始染上的煙癮,也漸漸加重,常常在半夜一、二點,才帶著滿身的煙味、酒味回家。當時,甚至有朋友提議要去「搖頭店」。但後來由於颱風造成淹水,原本打算要去的「搖頭店」被水淹掉了,朋友也沒再提這件事。

在那段時間,每當回到家,身上是臭的、頭是昏的,事實上,我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快樂。但是,那樣的場合、那樣的生活模式、那樣的一群朋友,似乎已經抓住了我,無法輕易脫身。

直到我遇見神

直到有一天,情況開始轉變,那是從辦公室中一位同事信了主耶穌開始。

這一位同事工作能力很強,是主管器重的人才,但是在工作過程中,我卻也常與她發生衝突。但是後來她信主了,在與人相處的態度上,有很明顯的轉變,變得相當溫和,在辦公室中常常聽詩歌,也常常對同事傳福音。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福音,這位同事的轉變,讓我不禁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一個人可以變化這麼大?

在這位同事的邀約下,在一個主日,我第一次參加基督徒的聚會。在那次聚會中,我第一次發現,這一群基督徒的生活方式,竟然是我從來不知道的。他們是一群平凡的、正常的人,但是他們中間彼此相愛的光景、他們擁有的喜樂,卻是我從未見過的。在那一天,我心裡產生羨慕,心想:「這就是我要的生活!」

命運從此改變

第二次參加聚會,是一場福音聚會,那天聽到一位弟兄在台上說,神要賜給我們一個生命,這個生命可以勝過所有的軟弱。他說,我們原有的生命是有限的、無能的,神的生命卻是無限的、大有能力的。當時我心裡說:「對!我真的覺得我的生命很無能!我想要你說的這個生命!」他又說,要得到神的生命,不用出代價,只要相信,神就白白的賜給我們。我心想:「既然不需要代價,我為什麼不試試看?」

在聚會結束後,已經有些人準備要受浸,那時,雖然我並沒有考慮過是否要受浸得救,也沒有心理準備,但是有位我不認識的弟兄,從後面拍拍我的肩膀,說:「你也可以受浸啊!」我當時竟然就點頭,說:「好啊!」當天,我的命運從此有了轉變。

在弟兄姊妹的服事下,我有了召會生活,也有了一群彼此相愛、彼此關心的好同伴。以前那些唱KTV、喝酒的朋友打電話來邀約,我總是說:「我晚上有教會的聚會耶!」幾次之後,他們就逐漸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新生命、新生活

這樣的生命,讓我有了光明的生活。主耶穌讓我愈來愈有胃口讀聖經、讀屬靈書報,也讓我開始學習服事別人,我雖然常常軟弱,但是主耶穌常常讓我去看望別人、用神的話去餧養別人,讓我藉著供應生命,而剛強起來。

在婚姻這件事上,更是讓我的命運有了很大的轉變。在弟兄姊妹的餧養和教導下,我學習把自己奉獻給基督與召會,包括我的婚姻大事,也信託給弟兄姊妹的服事。於是,我與賢慧姊妹認識、交往、成立了家室。

賢慧姊妹的家族,三代信主愛主,是個屬靈的大家族。一夕之間,我有了主裡的爺爺、主裡的外公、主裡的爸爸媽媽、主裡的弟弟,還有一大群主裡的親戚,遍佈各地。過年時與妻子一同回娘家,當時岳父因病身體較虛弱,但他與我的談話,卻不是談自己的健康狀況,也不是關心我是否有好好照顧他的女兒,他和我談的,竟是對於聖經以及晨興聖言的摸著。

我很清楚,主所賜給我的,都是我原本不配得到的。只是一個簡單的相信,祂就把如此豐盛的產業賜給了我。

若不是遇見神,我很可能會因為熬夜工作,加上抽煙喝酒,換來一身病。也很有可能因為出入「搖頭店」,而成為出現在社會新聞中,被送入勒戒所的犯人。然而,只是因著簡單的相信,我的命運竟然有了美好的轉變。這是何等的大逆轉!

我實在能見證,神樂意把一切最好的賜給我們,而那最上好的,就是主耶穌自己。有了主,就有了一切!

(藍浩益弟兄/2008年9月21日,於台北市召會三十一會所福音聚會見證)

堅定持續,勞苦奮鬥,鐵樹也開花!


『親愛的鈴英姐妹終於受浸了』,這不只是3-2區弟兄姐妹的心聲,更是所有在她身上勞苦過的人所發出的讚美!有什麼比你曾經栽種、澆灌過的人受浸更為喜樂?哪怕你只有默默地在背後為她代禱?哪怕只是你跟她說過一句主的話?哪怕你只在聚會中跟她打過招呼,關心她?主都紀念每一位在她身上所有的花費!

記得我與鈴英姐妹認識的時候,正值13會所增出31會所。那時的鈴英對於主的話不甚敞開,對於詩歌也興致缺缺,遑論『受浸』這件事了。其間許多人也接觸、探訪她,所得到的都僅止於禮貌性的『謝謝』。但隨著高國中服事者調回青職區,就有了改變。

在青職區裡,大家對於同年齡的鈴英,非常有興趣,用各樣的方法(愛筵、戶外、詩歌、見證DVD…等相調)將鈴英帶進教會生活中,那時的她可是主日必到的福音朋友呢。漸漸地,她從用眼睛看詩歌到開口唱詩歌,從用耳朵聽禱告到張口用心禱告,一步步是弟兄姐妹的扶持,更是主的奇妙作為!

其間雖然好多次向鈴英提起受浸,但卻得到一貫的回答-微笑加搖頭,軟性的拒絕我們,弟兄姐妹卻沒有灰心,心中抱定『再撐也撐不了多久』的心態,繼續禱告,持續餵養。

就在9月21日的集中聚會完,照慣例地向鈴英傳輸受浸的負擔,雖然鈴英一樣微笑著搖頭,但姐妹們照著靈裡的感覺不放過她,問她:『妳到底還在考慮什麼?到底還有什麼結沒有打開?』鈴英想了一下,說沒有。『沒有?沒有就快去受浸,妳怎麼知道妳還有明天?受浸要即時!』鈴英終於點頭答應。姐妹們趁著鈴英更衣時,在門外迫切為她禱告,求主護衛她的心思,斷絕撒旦一切的火箭!感謝主,鈴英從今以後不再是客旅和寄居的,乃是聖徒同國之民是神家中的親人。

現在他們家的屬靈比數已由原來的2:2,轉變成3:1,盼望藉著鈴英的得救,許爸爸也能快快得救,因為全家事奉神,實在是榮耀無比!

(3-2區 胡琳姐妹)

2008年9月22日 星期一

我的家中多了一位神家的親人


感謝主,大家期盼已久的許鈴英姊妹終於重生了!在曠野漂蕩了這麼久,總算把她踹進約旦河,進到美地裡來了。我本來以為在姐姐受浸的時候我一定會哭,不過昨天我一開始是很喜樂的,我還想說,太好了,我應該不會哭了。結果劉喆姊妹實在是太感動了,還跑來抱著我痛哭,害我的眼淚也被她哭出來了。

實在很感謝眾弟兄姊妹們的扶持,說實在話,小子在她身上實在沒有作什麼工,虧欠的很,雖然心裡常有個感覺希望她能得救,但每每都會因為一些情形而減弱這樣的負擔。起先藉著劉喆姊妹的換藥服事,建立她穩定聚會的生活,還有這班弟兄姊妹們不斷的提醒我,使我能夠漸漸的在一些日常生活的講話的小事上用神的話來回應她,也有宣霈姊妹每週忠心定時的餵養她,才能讓她在對神的主觀認識上有了很大的進步。很摸着弟兄姊妹裡面的那個負擔,我想我禱告不足的部分,一定藉著弟兄姊妹為她的代禱補足了,感謝讚美主。

在以前我有時候都覺得她是我的仇敵,很多事上我沒有辦法用人的愛去愛她,儘管嘗試要用神的愛去愛,卻也是在我人的努力裡。但是就在昨天,她受完浸以後,我頓時裡面覺得我們不僅在肉身上是同一個父母,今天在屬靈上也同為神的兒女,能夠同有神的生命,我就有一個不一樣的感覺,我確信我是愛她的,不是用我天然的生命去愛,不是在我天然的感覺裡去愛;而是在神的生命中,我能夠以神的生命去愛她。就是這麼奇妙,我沒有辦法去解釋為什麼,也許在生活中還是有摩擦,但我相信有神作我們和平的聯索,使我們能夠一同轉回靈裡,轉到神面前。

當天晚上楊媽媽就到家裡來看望她,真覺得在神的家中真好,有享不盡的愛,願她能在神的家中健康的成長,不斷的經歷神的豐富,定住她一生的方向,使她有平安、有穩妥,作神的器皿。

(3-2區 許鈴宜姊妹)

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我們微弱的愛,都安慰了主的心


「我們微弱的愛,都安慰了主的心」在這次的青職特會中,這句話深深的觸動了我的心。


特會結束後,我將何西阿書及其生命讀經再重讀一遍,再度摸著了主向著我們的愛。「我必聘你永遠歸我為妻,以公義和公平,以慈愛和憐恤聘你歸我;也必以信實聘你歸我,你就必認識我耶和華。」何西阿書2:19-20我們如同何西阿書裡的淫婦,不忠於我們的基督丈夫,常在祂以外還有許多愛慕,然而我們的神卻願意一再的寬容我們、等待我們回轉歸向祂。「我對她說,你當多日為我靜居,不可行淫亂,不可歸別人為妻;我向你也必這樣。(何西阿書3:3)」,我們人算什麼?神竟樂意為我們這般不忠於祂的人甘受限制,也忠貞於我們?這是何等的美妙!!


起初,我以為我已奉獻多次了,到底還要奉獻什麼呢?熟不知,我這微弱的愛、微弱的奉獻也能安慰主的心!我們的奉獻乃該像瑪哈念的兩營軍兵跳舞,不是我們自己能為主爭戰、為主奉獻什麼,乃是主親自為我們爭戰,使我們的奉獻能達到!所以不要害怕我奉獻了,但日後做不到該怎麼辦?主會負我們責任!!我們只要簡單的向主奉獻,簡單的「看主」,讓主更多充滿我們......神尊重我們的自由意志。我們也可以選擇不奉獻!但一旦我們奉獻了,神就有權利,也有地位在我們裡頭更多製作甄陶我們。想想,這豈不是全宇宙中最上算的交易嗎?「摩西因著信,長大了就拒絕稱為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選擇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有罪的短暫享受;他算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因他望斷以及於那賞賜。(希伯來書11:24-26)」。算!我們要會算!需要成為精明的童女,起來將這交易算看,屆時我們將會發現,我們的奉獻是零碎換來整個......

(4-3區 張陳玉蘭姐妹)

2008年9月15日 星期一

奉獻─成為耶穌見證


這次青職特會,是自2004年以來,第一次不在台北市舉辦。我覺得是主奇妙的帶領,因為這次若在台北辦,受到颱風的影響,勢必會受到一些影響;然而我們在中部相調中心裡,卻像在方舟之中,一點都不受到外面強風豪雨的干擾。

這次特會的負擔,是我們在地上,都要成為耶穌的見證,而要成為這樣的見證,必須是一個奉獻的人。這次傳輸的重點,主要放在啟示錄,弟兄們的傳輸,很開我的眼睛,以往我跟很多人一樣,看啟示錄時,都是在看大災難、看龍、看獸、看敵基督,看基督再來時,會有什麼的兆頭;弟兄說,這些都是配角,我們都看錯了。我們要看啟示錄中,耶穌的見證。啟十九10:『耶穌的見證乃是豫言的靈。』啟示錄的主角是十二章的男孩子、十四章初熟的果子、十五章玻璃海上的得勝者、十九章羔羊婚筵的新婦、最後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而我們從現在這加強的時期裡,就要有操練,以致到那日,能成為羔羊婚筵中,與主一同歡樂的人。

我在這八篇信息中,最摸著的一個點,就是七靈的加強,及七眼的傳輸。弟兄說,我們需要常常看主,我們一看主,主就把祂的心意傳輸到我們裡面。眼睛是一個人最容易傳達感情和意念的器官。主巴望在這末後的時代裡,能得著一班像祂的人,至終成為書拉密女,與祂永世對耦。因此,祂不斷的尋找祂可以傳輸的人。而我們應該成為如保羅所說,好像鏡子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的一班人。舊約的摩西,到山上與神面對面40晝夜,到山下以色列人不敢見他,因為他面皮發光,滿有主榮光的顯現。但我們常常不敢看主,因為我們做了很多,像彼得一樣離棄主的事,主一看我們,我們就只有羞愧。

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要操練天天看主,因為主一直都在看著我們。彼得雖然羞愧,但他一看主,就被主光照,知道自己的不行,知道要仰望主。至終,他被加強到一個地步,跟從主直到殉道。什麼時候,我們給主一點微小的暗示,告訴祂我們愛祂,祂的心就得著安慰。弟兄說,我們越看就會越像,就像很多夫妻,看久了就成了夫妻臉。我們越看,就越從鄉村女子出來,有一天,我們都要成為書拉密女。Charley Wesley有一首詩歌,就是大本詩歌311首,『主阿求祢將我看,賜我甜美的簡單』,主怎麼看我們呢?申命記26章裡是這麼說的,『耶和華今日照祂所應許你的,也宣告你是祂自己的珍寶,是祂的子民,………』我們只要宣告耶和華是我們的神、宣告要行祂的道路、並且聽從祂的話,祂就視我們為珍寶,祂是這樣看我們的。讚美主,我們的丈夫,願意我們都把我們的愛情給祂,讓耶路撒冷眾女子的愛情,襯出紫色的坐墊,並成為祂的華轎,去到人們中間,將這樣的愛情不斷的述說。這樣,我們就成為今時代的得勝者,因為我們已經被祂充滿,所以我們的出去,就是耶穌的見證。這樣的出去,不是勉強的,乃是甘心樂意的。願我們都被祂所奪,將我們上好的愛情歸祂。

2008年9月8日 星期一

奉獻自己,成為主在地上的見證人

每次的大專特會都是我們能奉獻給主的好機會,但是這樣的奉獻,我們卻常常忘記,感謝主藉著這次的大專特會,我們又能將自己更新的交在主的手中,因為奉獻不是一次而永遠的,是要一直不斷的更新,這樣的奉獻才會真實的運用在我們的生活上。 為什麼我們生活常常失敗,做事常常提不起勁,不覺得喜樂,原因是我們沒有將自己更新的奉獻給主!!奉獻不是失去,是重新的改變自己的途徑,因為我們容易走偏,所以要藉著奉獻再將自己歸回到正途。 我很摸著弟兄說的一句話,"我們雖然奉獻,可是卻又連著一座橋通往世界,我們都要做一個過河拆橋的人,並且不僅是拆,要燒掉那一座橋!!!"這句話真的很提醒我,也許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喜好,但是我可能正默默的蓋一些通往世界的橋,這些橋也許是我自己也沒有發現的。不過,無論那是什麼橋,我都要燒掉,這樣我才能眼目單一,專心的跟從主。 帶領大專聚會的負責弟兄們,對於大專生很有負擔,所以對於台灣的每一所大學,都有召會或是弟兄姊妹之家來配搭服事。真的很喜樂,在我所在的世新大學,是使福音大復興的大學阿!我要與校內的聖徒們,一同為著校園的福音,成為主在地上的見證人!!! (4-3區楊開君姐妹)

2008年9月5日 星期五

大專期初特會: 在基督加強的時期中,得勝者的見證


這次的特會中,第一篇就講到奉獻。而且這樣的奉獻,不是看我們奉獻多少,乃是全然奉獻。有一段話是這樣說的:「一個沒有得勝的基督徒心理不會快樂,生活常常失敗,並且心中常有爭戰,原因乃是這樣的基督徒沒有完全奉獻給主。」我們都需要認識主是我們的至寶,當我們有這樣清楚的認識,我們愛祂,就願意將自己完全的奉獻給主。我們常說主是我們的至愛,但卻不是完全的愛祂,總有許多是我們還愛的。願主給我們有這樣看見,看見祂的價值。在特會的每一堂信息最末了時,總有一段時間是讓弟兄姊妹來奉獻自己,會場滿了馨香的見證,正如”一件美事”的這首詩歌。

弟兄說我們現今乃是在加強的時期裡。叫我們不要懼怕,現今有七倍加強的靈,來加強我們。第五篇的篇題:被神的烈火審判,好成為耶穌的見證。耶穌的見證乃是七個金燈臺。我們的生活我們的一切,都需要是為著耶穌的見證。那時我就在想,我在學校裡,是不是完全都為著耶穌的見證?我的課業,我的行事為人,是為著自己呢?還是為著耶穌的見證。那時我就向神許願,主阿!我需要為著耶穌的見證並成為耶穌的見證。願神來焚燒,來煉淨我。

到了第六篇,論到我們需要被神活話的真理構成。弟兄們說:「有很多人,在期末考的時候,會排除萬難,不吃不喝的讀書,但在讀聖經的事上,卻不然。」他説我們需要以拼期末考的精神來讀聖經。我也奉獻在一年的時間裡,讀完聖經一遍。

在這次的特會中我也發現,每一堂信息都有一位很年輕的弟兄,在那邊釋放信息。在末了弟兄也有一個負擔,就是我們需要接棒。他說,曾有一位年輕的弟兄問他,甚麼時候可以交棒給他們,那位弟兄回答他說,你們跑的夠快,棒子自然而然的就會交在你們手中。棒子無法交在你們手中,就是因為你們跑的不夠快。我就反問自己,我自己跑的夠不夠快,自己能不能接受主的託付。弟兄們也以一段話作為結束:「但願我們成為華轎 基督的乘具 就是基督行動的器皿 基督的車 為著基督在身體裡的行動 並基督為著她身體的行動。」願我們在特會裡所看見的亮光,被興起的感覺,不會過去,在生活中時常有更新的奉獻,也願主時常提醒我們的奉獻。阿們!

(4-3區 陳冠文弟兄)

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從深處敞開,讓主充滿我心懷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中,家裡是拜拜的,農曆七月、過年時候是我們家拜拜的日子。以前我沒有接觸過主耶穌,從來沒有想過會信主,以前甚至有排斥的心態,心想這是外來的宗教,那時候我的心裡就只是「疑惑」兩字。

但在兒時的記憶,從電視中、從朋友中,只覺得基督徒都是笑笑的,看起來像是會發光的人。因為聽過有人曾說:「無論誰打你的右臉,連另一面也轉給他。」所以我對基督徒印象很好。

長大以後,升國中、升高中、升大學、當兵、出社會,經過12年時間,雖然時間經過那麼久,我心裡裝了許多事物,但心靈是空虛的。

我在大學時代,曾經練過跆拳道、跳過熱舞、出過黑豹康輔社營隊,也辦過我們藥學系的迎新、成長營,以前也曾經沈迷於網路遊戲,人家是從早打到晚,我卻是從晚打到早,甚至到了早上5點,就先去買個早餐吃,然後回家繼續打,打到早上8點再去上課。

大學時代該玩的都會玩,我那時候很得意,因為以前學長跟我們說大學要用力玩,我辦活動、旅遊、電玩都沒有少,也很順利的畢業了。感覺我大學沒有白過,玩的很盡興,青春沒有留白。

但是我現在回頭看那時候的我,感覺我的活動很多,時間被填滿,雖然我到處嘗試,總是不得滿足,內心依舊空虛。

等我畢業之後,要考藥師考試,我第一次沒有考上,那時候的我,心裡是很沉重的,因為那張執照,影響了我的未來,是我以後吃飯的傢伙,非得靠它不可。所以我很認真,死命的準備第二次藥師考試,可是那時候我沒有任何信仰,我只能單純憑著自己的信念一直苦讀,那時大概是我這輩子最認真努力的時候。

相隔半年以後,在考試前,我去廟裡拜拜,結果後來考上了。雖然我那時候自認為我就算不拜拜,我也能考的上。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我有空閒就會去拜拜。但是我卻也發現,拜拜只是感覺到內心暫時的安定,那種感覺一下子就會消逝。

當兵時,我抽中海軍的艦艇兵,在蘇澳服役。服役過程相當平安,也學習了很多。那時候的我,真的開始相信,有一位神在我人生的路上保守著我。

直到出了社會,開始工作之後,認識了一位同事,他很熱心的帶我去新店市召會參加福音聚會。那時我吃的很開心,想說怎麼有那麼好吃的愛宴,真想每週來吃大餐。只覺得那是個很好的聚會,聚會中唱詩歌的每個人,都是非常開心,而我在其中,也一直受到感動。所以我也就不排斥來聚會,從那次之後,我的剛硬的心慢慢的被柔軟了。

在朋友的帶領之下,我來到明威弟兄的家中聚會。剛開始的我,大概一個月一次會去聚會,後來變成一個月兩次聚會。漸漸的,我學會呼喊主名,唱詩歌也開始有了享受,聽到弟兄姐妹們的交通,我心裡也非常摸著。逐漸體會到:「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2008年3月28日在董俊男弟兄家有小排聚會,可是那天的我,突然不想去聚會,所以就跟我的朋友暫時分開。那一天晚上,我在漫畫店裡面晃了2個小時,卻覺得自己什麼也沒獲得,內心無比的空虛。等我朋友聚會完之後,從他的表情和他的言談,我感受到他內心的滿足喜樂,與我的落寞形成強烈的對比。從那天起,我就告訴自己,以後有聚會,我一定要到,除非是萬不得已,有不可抗拒的因素,否則我不能放棄聚會。

感謝主,在往後每一次的聚會中,我的心漸漸被軟化。終於,在2008年5月4日的主日聚會,我唱了一首詩歌(補充本:你為何被造),心裡非常感動,很摸著裡面的一些歌詞:

「多少年來,你虛空度日,雖然到處嘗試,總是不得滿足,你的深處豈不覺渴慕,願意敞開,嘗嘗耶穌?」

「何不現在從深處敞開,現在讓主進來,充滿你的心懷,何不現在從深處敞開,呼喊主名,祂必進來。」

當時我覺得,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明明知道自己是多麼空虛,虛度了多少時日,卻沒有任何長進。當時,我心裡多麼的渴慕主,多希望自己內心深處能夠得到真正的滿足!

哦!主耶穌!那天我受浸了,也死而復活了!在我裡面,我了解到,外在的滿足真的很短暫,而且常常是空虛的。長年以來,在我心深處,多麼渴望被充滿,希望自己經過主的話語洗滌之後,內心越來越充實,靈裡越來越剛強,能夠讓主的豐富來填滿我內心的空虛,甚至於滿溢出來。也願主能常常保守我,讓我成為有用的器皿,感謝主!阿們!

(4-1區 黃茂峰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