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8日 星期二

脫離虛妄的生活

人生短短數十年...人生如戲,每個階段都要扮演著應有的角色,角色扮演是否成功,就看自己有沒有用心。回想過去光景,歷歷在目,當兵退役後就一直從事餐飲服務業的工作,大約有13年之久,真是多采多姿。

尤其是在KTV上班長達七年的大夜班生活,別人晚上睡覺,我卻在工作,身體的負荷很大。當時八大行業是最亂的行業,每天上班都提心吊膽,沒有事情發生就allpass了!但是還是有很多事要處理,例如不付錢的、拿槍出來的、打架鬧事的,可以用槍林彈雨來形容,只有在電影裡會出現的場景,我都遇到過。工作真是潛藏危險,只有薪水小費最誘人。

當時我的消費習慣喜歡就買,都是付現,但是我還懂得存錢,不是存在銀行,而是存在我的衣櫥裡,隨便拿都有數十萬,因沒時間跑銀行,我白天睡覺都來不及了!這樣的生活很糜爛、很虛妄…。

最糗的事!當時,去女友家作客,對方父母問我在那高就,我說在KTV上班,老人家直接就問是酒店上班嗎?是做黑的嗎?我是不是幫派份子?我真是三條線!!!不知如何是好!

之後,我有檢討自己,這種虛妄的生活我還要待多久?不找正常工作是不行,自己年紀也該成家了。最後,女友也因想結婚,逼我換工作,我有試著找,但是等不及我的新工作,她就負氣離開我,我挽回不了此段感情!!!這是我這一生好痛的一次!交往有4年多的感情就幾句:「你不負責任、不娶我,我們分手吧!」真的好悲哀!!!

就在此時,我是沮喪,失望的,我辭了夜班的工作,好友知道,就帶我去認識藏傳佛教(密宗),之後就歸依佛門,我把心思情感都轉向密宗佛法,認識很多「諸神」,也住在佛堂就近服事,服事任何事務。

時間久了,就忘記要找工作了,約半年左右,我二哥有一天來找我,說及近況,父母也會擔心我會出家,也問我是否要找份工作,沒錢用怎麼辦!我想也對,去賺錢,把錢拿來服事佛堂,很好啊…。之後,二哥介紹我進入金融保險業服務,同樣是服務業,都是與人接觸,應該還OK!我沒做過業務,但是我還是虛心領教學習,直到現在已有8~9年了。

當時在情感上,因我進入佛門,就不會去多想,只想學佛法、作功課,忘掉一切情慾,也抱定終身不娶的決心。

奇妙的是,過了兩年,在職場上,認識了文婷姊妹。當時交往過程,因姊妹渴慕尋求神,就帶姊妹去佛堂認識我的信仰(密宗)。過了一段時間,姊妹告訴我,不喜歡我的信仰,當時我就不勉強她去佛堂。

直到有一次,文婷約我陪她去作保戶服務時,才知道文婷所要服務的保戶是玉蘭姐妹。那次之後,隔幾天有福音見證聚會,玉蘭姐妹邀約我們去參加,文婷答應也一起帶我前去。我起初對基督教會有排斥,會有戒心,畢竟,我在藏傳佛教有5、6年的時間,要信主不容易,當然心裡頭會問,我會來信主嗎?....除非有奇蹟出現…。

真的有奇蹟!文婷姊妹,一直帶領我、感動我來到主面前,一定是主的安排,今來尋回我。在那次的福音聚會中,文婷非常渴慕,流下淚來,她就受浸了。但是,我在一旁猶豫、裹足不前,只知道我有被主的愛摸著。我不管了,我願意信信看,我就受浸了。

受浸當時,充滿喜樂平安,我重生了,感覺全身舒暢。其實,我會受浸,在之前是有徵兆的。我作了一個夢,夢到佛堂裡,上師、眾師兄師姐們,全部上了一台巴士,唯獨我一人擠不上去,望著她(他)們走了。之後,我請示上師為我解夢,上師看了我許久,不發一語。我當時就知道了,我會離開佛堂,離開大家…。

我想這是我人生中的一個「轉」,我裡頭有聲音對我說,我與姊妹要去信主,難道,我真要離開佛堂,是有種背叛師門的感覺,若信主,我未來的生活、希望又是甚麼?在佛堂服事5~6年,每天都在念佛、修身、作功課、作法會,為的是能走天路,不再做人,因為做人太辛苦了。這天路到底是什麼?真的很難做到,我心想,在佛教中修行的路是辛苦的,與佛不會很快見面,只是幻想,不能達到最終目標,心裡還是會乾渴貧乏。

如今,我已受浸得救,主已應許向我施恩,祂的話就是保證,祂已赦我一切罪愆,擔我一切為難,作我的盾牌,救我脫離迷途,領我行走正路,祂的寶血已救贖我,讓我脫離虛妄的生活。

信主至今,一路走來,雖然也會有難處、軟弱及逃避。但是今天這位又真又活的神,祂不會離我而去,只會使我得到永遠的生命。現在主耶穌住在我裡面,我要享受祂並經歷祂,操練自己。感謝讚美主,現在弟兄姊妹圍繞扶持我們這家,作主的肢體,是何等有福,感謝主。

(江振發弟兄,2008-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