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日 星期二

嘗到真正的甜美味道

我是個在傳統宗教家庭長大的小孩,母親篤信佛教,她常常用佛經裡的教訓,教導我要做個好人。我從小就聽她的話,盡量勉強自己在各方面做好,去符合家人的期待。

但其實佛教並沒有使我們的家庭和樂,也沒有讓我們的家更溫馨,說是一套,做卻是另一套,裡外不同的生活,造成我的錯亂,諸多的規矩和守則,更使我非常壓抑。我裡面的叛逆,常常逼得我必須藉著歇斯底里的放聲大笑來排解;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亂花錢買東西;跟朋友說話的時候,舉止誇張像個瘋婆子。似乎只有藉著這樣極端的行為,才能化解我裡面極度的矛盾與不安。

這種狀況,因為有一位方弟兄的出現,而得到解決。這位弟兄之前是個算命仙,我母親曾經是他的客戶,每年都要問流年、算八字。但是後來方弟兄得救了,算命仙成了基督徒。雖然他不能再用算命服務我們,可是神就安排了他來我母親的公司教我們英文。

這位方弟兄成了我的英文老師,除了上課之外,他就是講耶穌。剛開始我很煩,也有點討厭,後來就漸漸習慣了。2007年6月,我從大學畢業,畢業之後,方弟兄便邀請我參加主日聚會。剛開始,我只是應付他,參加聚會之後,感覺還不錯。於是,我受浸成為基督徒,雖然我並不清楚基督徒是在做什麼,但是覺得這樣也沒什麼壞處。

得救後,在起初的兩、三個月時間內,我只是行禮如儀的參加主日聚會,並沒有嘗到召會生活的真正美好。但是,當八月份我開始跟姊妹們晚禱之後,我就嘗到了這真正的甜美味道。原來召會生活是藉著弟兄姊妹的聯結,讓我可以有個能真正安家的地方。我想到,讓我這麼多年壓抑、難過的原因,就是我的家不能給我真正的安息,我在其中得不到真正的愛,而召會滿足了我裡面的需要,讓我感覺非常的穩妥。

五個月的召會生活之後,我很多習慣都改變了。我不再亂花錢買東西,現在心情不好時,也不是再用瘋狂的行為來忘記痛苦煩惱,而是有主可以禱告,有姊妹可以交通。我現在每天都期待著來到召會,來到弟兄姊妹中間,也願意我在這裡一點小小的見證,可以讓和我有同樣背景的人,羨慕來信耶穌,信耶穌真好。

(鄭伊婷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