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1日 星期一

奕翔弟兄得救見證

主現在對我來說,已成為我生活中最大的精神力量,因為平常工作生活常常與世界接觸,讓我有時覺得靈裡虛空,沒有方向與動力,因此每當主日聚會或是與召會的弟兄姐妹來在一起,就會使我靈裡感到滿足,整個人變的神采奕奕有活力。

沒有來到召會聚會中,或是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時,我會去看看舞台劇,或是出去走走逛逛等等,過著與一般人無異的生活。有空時也會讀讀晨興聖言、聖經、屬靈書報,跟一般人沒有兩樣。這不是刻意隱藏我是基督徒的身分,而是我覺得信主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除非有人向我確認時,我才會以堅定口吻的回答:「Yes, I am。」這是我信主以來近四年多的事了,在之前,我還無法那麼的堅定的會在眾人面前承認我是基督徒。

至於我是為什麼會信主成為基督徒的,這要從我讀大學時說起。

在大二時,我們班上有一個轉學生是基督徒,曾邀我去參加他們的小排聚會,而且不只一次。起初我並沒有答應,但在她多次盛情邀約下,我去了一次,那次正好是幾位弟兄姊妹在讀馬太福音。經文中有很多的人名,我覺得很無聊,又不懂,之後邀約就沒再去了。直到大四那年,我才再度接觸福音,那是在我最要好的同學受浸之後的事了。

記得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向我說他已受浸成為基督徒了,現在每週四固定的在一位師母家有小排聚會,問我有沒有興趣。起出我總是以「有事」為由拒絕,但在多次邀約後,我找不到理由,才答應去參加一次聚會。

在那次小排聚會中,師母準備了豐盛的點心和水果招待我們,我們唱詩歌,並讀一些屬靈書報中的文章,接受師母話語上的供應。當下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印象深刻的就只是點心和水果很好吃。也就從那時起,他就週週約我一同去聚會,我也沒有拒絕,因此我就成為固定的福音朋友。

多次聚會後,師母開始問我信不信有主這件事,我當下有點語帶遲疑的回答說:「信!」接著下來師母就繼續說:「信而受浸!」問我要不要受浸。我遲疑了,沒有馬上回答,師母看到就說:「沒有關係,回去再多想想,很歡迎你週週來聚會。」漸漸的,每次小排聚會,我除了豐盛的食物吸引之外,也開始被詩歌吸引。

當然,師母並沒有放棄向我傳福音,要我受浸成為基督徒,一有機會就問我:「既然相信有主,要不要受浸?」我當時覺得是否受浸,和是否信主,兩者並沒有直接關係,因此常常說不。不過師母並沒有放棄。

就在一次小排聚會後,師母又問了同樣的話,看我當下有些許的猶豫,沒有馬上回答,覺得時機到了,就直接說:「既然相信有主,就受浸吧。」師母就在聚會結束後,打電話給一些弟兄姊妹,說有人要受浸,就把我帶到會所,為我施浸。當時我還不知怎麼一回事,就這樣單純受浸,成了基督徒。

這就是我成為基督徒的經過,至於之後的召會生活,以後再跟大家分享,現在我要說:「召會生活,讓我很喜樂!」
(王奕翔弟兄)

(編按:奕翔弟兄與我們一同聚會多年,知道他得救過程的弟兄姊妹卻是不多,這次奕翔特別寫下他蒙恩得救的見證。深願這一段蒙恩的故事,成為我們眾人的激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