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0日 星期三

「青草地上」:神的愛使我們甘心樂意擺上



又到歲末年終數算恩典的時刻!2007年對我們家來說是豐收的一年!

這一年,對我個人來說有極大的成全與突破:年初,加入兒童排的服事。

雖然我是幼保科畢業的,可因著個性內向孤僻,我害怕面對人群;我喜歡孩子,可我很怕面對一群孩子!記得在我得救一段時間後,姊妹們開始交通兒童服事的負擔,當時的我備感壓力,推托不掉就想盡辦法逃躲。

去年底,我的兒子參加了1-2區和1-3區的兒童聚會。我看到姊妹們在愛心裡的服事:我兒一向瘦小,去年暑假因病住院三回。每一次兒童聚會前,服事的姊妹總會遞上一碗愛心大補湯。看著姊妹一口一口的餵,我心裡滿滿的感動,是神的愛讓姊妹如此的愛我的孩子。在2007年初一次兒童服事的交通裡,我甘心樂意地進入兒童排配搭服事。從一開始的點名計分到最後開始配搭講故事,因著我的拙口笨舌,在這樣的服事中教我更加的倚靠主。每一次講故事前,有很多奉獻的禱告,願將自己更多的交在主手中,願成為主流通的管道,藉著我,將祂說到孩子們的心裡。

也因著對兒童們有負擔,開始不輕看自己的這一份。記得服事兒童排的姊妹曾經告訴我,如果連我兒子都能服事,那還有什麼孩子是不能服事的。曾經我的兒子是我最過不去的難處,但這孩子卻是主給我最大的、化了妝的祝福。在孩子身上,我經歷了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記得兩年前我兒剛上幼稚園時,拒學的他整整哭了八個月,那八個月我天天帶著他禱告。在禱告八個月後,讓孩子拒學的因素依舊存在,可是孩子卻不再拒學。上學對他來說,不再是害怕痛苦的事。孩子曾經跟我說過,在學校難過時,他會唱詩歌「單純的信託」,唱完後他就不害怕了。

今年九月,孩子要上小學了,在三月份和弟兄交通禱告後,我們決定通報社會局,依特殊生身份入小學就讀。在那一段日子裡,每每接到社會局的信函,看著信函上「自閉症」這三個字,我的心抽痛著。我不知道孩子要如何面對這樣的身份和生活,我只能不斷的禱告,將自己將孩子和我們這個家一直更新奉獻給主。曾經有朋友問我,要不要找關係去關說,幫孩子找一個好老師。我笑著回答,我有最大的靠山和後台,就是主耶穌,我相信祂會為我兒預備最好的老師。在一次禱告中,主告訴我,祂為我兒預備的好老師,不是我定意中的好老師,可絕對會是個能成全我兒的老師。

在開學前,我更將孩子的小學生活奉獻給主,讓主來使用。在孩子進入小學後,他適應得極好,是主的憐憫。孩子不僅順利地適應小學生活,也讓我有機會在學校傳福音。藉著在學校當愛心媽媽,讓我接觸到更多的孩子,也能為著他們的情況而有代禱,進而將她們帶進兒童排。在姊妹們的服事下,不只孩子們喜歡來聚會。連孩子的媽也受感動而受浸,一起過召會生活,

十月底一場車禍。主把我們摯愛的父親接去。在世人眼中是最為悲傷的一件事,但因著主的愛,我們將父親的安息聚會奉獻給主,成為主福音的出路!藉著弟兄姊妹在愛裡的扶持,讓我們未得救的家人及親朋好友能聽見這大好的信息,也將福音的種子撒在他們心上!以世俗的眼光看似少了一個至親的家人,但藉著弟兄姊妹的扶持使我們覺得並不孤單,也越發堅定的侍立在主的面前。

回想這幾年主的恩典,就如同詩歌所說:「雖經漫漫長夜,晚星也都已消滅,神卻未曾忘記祂所定的永約。當我們徘徊在死蔭之地離不開,有一清晨的日光從天而來。是神憐憫的心腸,眷顧罪人的憂傷,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所有黑暗盡驅走,我神我主施拯救,使我們的黑夜變為白晝!」感謝主的愛,把我們這個家堅定持續的安家在召會裡。
(胡乾增/胡林淑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