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0日 星期三

「青草地上」:在神家中敞開自己


感謝主,我是1-1區的孫秉廉弟兄。記得去年7月份,我在大學指考中失利,隨後選擇在台北上重考班。但在選擇走重考這條路之前,我與家人的關係處的非常不好,當飽受心理與身理的強大壓力下,很感謝我姑姑(惠瑛姊妹)和姑丈(維祺弟兄)的扶持,讓我有機會認識這位主。

我因重考在台北生活的這段日子裡,姑姑帶著我參加大大小小的聚會,在這聖靈浪潮的衝擊下,我在去年11月19日受浸,那天很感謝維祺弟兄與昭佑弟兄為我施浸。在召會生活中讓我敞開許多,可能也因為這樣,所以我與家人的關係越來越好。召會,就是父的家,也就是住處、地方、居所,能容納所有的家人。父的家不是一般所稱的天堂,父的家就是父自己在子裡的擴大,並實化為那靈,進到我們裡面,形成一個擴大的家。最後,非常感謝31會所所有的弟兄姊妹,召會生活讓我得充實,謝謝。(孫秉廉弟兄)

我是秉廉的姑姑,張孫惠瑛姊妹。主未曾應許天色常藍,花香常漫,但不論環境如何,「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章37節)。重考的路真得很艱辛,剛開始我也懷疑他會不會熬不過去,再度受傷,又擔心在補習班交了壞朋友,到時怎麼跟他的父母交代,而且秉廉剛來台北時,常常是神情嚴肅,頗有天下人都負他的味道,似乎只有詠恩可以無所顧忌的跟他講話。

但一路走來,從不苟言笑,到逐漸敞開胸懷,接納他人的關心,甚至在課業稍有餘暇之時,主動幫忙我做家事,尤其是每個主日的早上,我們都還在睡夢中時,都是他外出購買早餐,還會依照個人喜好分配種類。這樣的改變絕非人的善念使然,而是神將生命一點一滴的注入。

其實回首來時路,從選擇補習班開始,這一路上有都弟兄姊妹的扶持與顧惜,大專區的弟兄直接帶著秉廉去補習班報名,神也讓我因著朱沈侃姊妹的兒子在補習班教書的經驗,能夠改換一個較為合適的班級與座位。在班上,秉廉遇見了一個很嚴厲但很好的班導師,也認識了一些年輕上進的朋友們,讓他可以安靜讀書。他每日從早到晚苦讀,我們都看在眼里,心裡真是佩服他有這樣堅定持續的毅力。

偶而晚間下課後,秉廉也會與我跟維祺弟兄分享一些經歷,這時我們就會引用神的話來勸慰他,而小區的弟兄姊妹們也常為他禱告,主日豐盛的愛宴,更是實際的體力補充。應考日之前,長慶弟兄帶他去師大看考場,考試當天由維祺陪考。真是感謝弟兄姊妹的擺上。

「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得益處」,其實我們也很受秉廉的激勵。在這段補習日子,秉廉除了回家之外,週週主日都分別時間來聚會,有一個週六補習班提早放學,他還趕到政大去和我們小區相調。如今他考上大學,心裡著實相信,神有美意,神量給我們的環境都是我們能受的,相信這段主觀的人生經歷也會使秉廉在日後成為別人的幫助。(張孫惠瑛姊妹)

輪到我了,我是維祺弟兄,家打開是蒙福的,不論屬世上是姑姑、姑丈,或只是接待一位小弟兄,也會將神的祝福帶進我家。首先是搬家,原先的房子,居住條件不是很好,一家四口擠兩房,去年秉廉弟兄因準備大學住進我家後,無法再湊合着住了,真是神給環境要去迫切尋找新家。果然很快的,原來住敦南B區一位以前同事,恰巧其換大屋欲售原屋,但因怕太貴無法負擔,其又是福音朋友不好太狠殺價,而不太積極,沒想到他自願降到合理價位,且非我們不賣,於是這事就成了。

另外,為了秉廉弟兄的召會生活及考試,不僅區內弟兄姊妹服事禱告,還有許多弟兄姊妹關懷幫助,秉剛弟兄、慧娟姊妹、昭佑弟兄、衍雯姊妹、衍莉姊妹、鈴宜姊妹,還有青年的弟兄姊妹:百迦、翔安、冠文等等,比我們家詠恩還紅,真是感到滿滿的祝福與恩典,這就是召會生活,感謝主。(張維祺弟兄)